炒股票投资的框架(什么是聪明的投资框架)

点击右上方「蓝字」每晚吃财经宵夜

炒股票投资的框架

在具有最高期望值的投资机会上合理长期下注。

今天正好股市调整满两个月,跌幅最大的创业板跌去25%,在这段时间里,有些朋友通过一系列追涨杀跌的勤劳操作,终于成功地让亏损跑赢了指数跌幅。

上涨比指数赚得少,下跌比指数亏得多,甚至大涨小亏,大跌大亏,是散户面对的共同困境。究其原因,散户没有一套成熟可更新迭代的投资框架,稀里糊涂买入,慌里慌张卖出,在动辄万三的手续费持续放血下,长期下来一定会亏得含恨离场。

投资框架,或者叫交易系统,都是一个东西,本质上是一套涵盖分析市场环境(判断牛熊市),选择投资标的(选股),制定交易策略,执行交易计划和投资心理的方法论。

那么能长期获得最大收益的投资框架,应该是什么样子?

好的投资框架,要做到让投资者在具有最高期望值的投资机会上合理长期下注,或者说,以赔率最高的价格,在胜率最高的时间,用科学的资金规模买入优质资产,并长期持有。

财经大排档菜单如下:


期望值的正负,决定能否进场

提高胜率:自上而下的选股方式

提高赔率:在风险偏好低时买入

合理下注:永不爆仓,实现长期收益最大


本份干炒牛河共4000g,耗时2根双喜,老板们可以泡上铁观音细品,记得打包分享给朋友,支持收藏外卖。

期望值的正负,决定能否进场

投资不识期望值,纵称股神也枉然。有碗好鸡汤说,人永远挣不到自己认知范围以外的钱,在投资的认知中,期望值就是一切投资行为的基石,直接决定你能否入场参加游戏。

要聊期望值,就要先说说胜率和赔率。

胜率,获胜的概率,等于你成功的总次数/(成功的总次数+失败的总次数)。

比如你选10只股票,一周后5涨5跌,那你选股的胜率就是50%。

赔率,是获胜时的盈利/失败时的亏损。

还用炒股举例,你买入一只股票,预测上涨30%,下跌10%卖出,那赔率就是30%/10%=3。

炒股票投资的框架

图源:球看不赌

有些球类比赛的赔率包含本金,比如1赔5,这5里包含了本金,所以赔率是(5-1)/1=4。

胜率和赔率必须要一起计算才有意义,还是以股票为例,假如一只股票有60%机会上涨,预测上涨10%,下跌50%,要不要买入?

假如盈利,你的收益是60%*10%=6%。

假如亏损,你的损失是40%*50%=20%。

期望值=预期收益-预期亏损=-14%,此时你的期望值为负,只要坚持这种“亏损死扛,回本就卖”的策略,长期一定会亏光。

炒股票投资的框架

图源:千金难买黄金坑

只有当市场出现期望值为正的投资机会,才值得我们介入。

问题来了,除了上帝,谁知道哪只股票明天的涨跌,涨跌幅度?

但生活中大多数的胜率,都是靠“蒙”的。譬如高考,就业,择偶,我们只能模糊地通过已知条件猜测胜率大小:三次模拟考成绩过了一本线,这个行业平均工资最高,跟对象性格合得来,不可能知道具体数值。

即便知道具体数值,哪怕是90%,都还有10%翻车的可能性,我们只能不断收集足够多的信息,尽可能补上缺失的拼图,占有知识优势,长期能大概率在投资或人生中取得成功。

提高胜率:自上而下的选股方式

提高胜率,需要收集并整理更多的信息,在股市中演化出两种主流的投资理念: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的分析思路,也可以叫选股方式,老黄推荐散户选择前者。

这两种选股方式的理论前提是,认为股票涨跌受经济的宏观、中观、微观三个层面的所有因素所影响。

自上而下,即分析路径从宏观经济到行业再到具体公司,在三者同频共振向上的时候买入。

比如去年新能源汽车板块的行情,就是三者共振的经典案例。

这种选股方式与其说是提高胜率,不如说是利用概率论,尽可能降低出现最惨情况的概率,股市中最惨的情况莫过于在熊市,买到最差的行业中最垃圾的个股。

炒股票投资的框架

图源:1.8亿散户的梦想

打个比方,分析宏观经济确定是牛市,做多有70%胜率;行业景气度向上,又是70%胜率,个股选个龙头股,还是70%胜率,出现三次判断全错的最惨情况,概率是30%*30%*30%=2.7%。

自上而下的选股方式重点在分析宏观经济,优点是多数信息属于公开资料,对信息收集和研究能力要求不高,有实际行情作为佐证,比较适合缺乏研究资源和信息渠道的散户。

缺点同样明显:前置条件太多,拖累整体胜率;选择具体个股的能力偏弱,踩雷的风险偏高。

自下而上的选股方式正好相反,重研究个股,轻研究行业和宏观经济。因为不能空仓,多数基金经理选择这种方式,也不排除有效仿巴菲特的因素存在。

优点自然就是能踩雷风险小,穿越牛熊,取得超额收益;缺点是对信息渠道和研究能力要求较高,没有行情佐证判断。假如有狡猾的企业连专业机构都能瞒过去,那一旦踩雷很可能是惊天大雷,比如康得新。

怎么通过自上而下的方式来选股呢?

具体方法是在宏观经济环境转好,行业景气度向上,买入盈利改善程度最大的优质个股,每一点涉及到的因素和分析方式都够写好几篇文章的了,且听老黄下次分解。

提高赔率:在风险偏好低时买入

相对胜率,影响赔率的因素更加主观,我们无法直接得出一只股票可能的跌幅和涨幅,只能退而求其次,在尽量低估的时候买入,高估的时候卖出,建立更高的安全边际,向最大的赔率靠拢。

炒股票投资的框架

图源:天天贪婪,从不恐惧

问题来了,我们都听过“低买高卖”“别人恐惧的时候我贪婪,别人贪婪的时候我恐惧”,怎么判断高估还是低估?

市场上的估值方式五花八门,PEG(每股盈利增速大于市盈率)、DCF(自由现金流折现)、比价效应(该行业某公司市值500亿,这公司怎么也该有个250亿),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让人无所适从。

我们只能再退一步,利用市场有效性来判断高估还是低估:在风险偏好低的时候买入,在风险偏好高的卖出。

去年第一个交易日,受疫情冲击,沪指直接低开8%,这就是在市场风险偏好低的时候买入的极端案例,但这有个重要前提:黑天鹅事件不能对基本面造成不可逆的冲击。

至于怎么判断市场风险偏好,又是没有一篇文章说不清了,老黄先赊着,有兴趣的老板可以关注我下次来看。

合理下注:永不爆仓,实现长期收益最大

如果胜率和赔率都没问题,是不是可以ALL IN,全仓杀入?

在讨论该下注多少之前,我们先看看这样一个游戏:

有个玩硬币的游戏,你投入1元,50%可以得到0.6元(亏40%),50%可以得到1.5元(赚50%)。

你要不要进场,该怎么玩?

根据期望值计算,一半可能性损失40%,一半可能性盈利50%,算下来数学期望是(下注额*5%)。

理论上完全可以大胆参加,不过这个游戏有两种不同的下注方式。

炒股票投资的框架

图源:很多年没见的硬币

方式A:你每次都拿1块钱去玩,假设你有无限多个1块钱,你可以一直玩下去,从长期来看你肯定是赚钱的,平均每把用5%的数学期望算是0.05元。

缺点就是太慢,你得有足够的时间。

方式B:拿出自己所有资金,满仓杀入。

我们简单计算一下:

你本金一百万,第一把赢,第二把输,第三把再赢,如此持续下去。直觉上看,100万本金,赢了是赚50万,输了是亏40万,没毛病。

拿张纸,计算一下:

100万*(1+50%)*(1-40%)*(1+50%)*(1-40%)……

一直这么玩儿下去,你会发现,没有几把就没钱了。最吓人的是,只要你一开始连输2把,就只剩36万了。

这是一个脆弱的复利结构,只要链条上有一环断裂,整个链条就会断裂,为了避免出现这种情况,一个是要合理下注,另一个是要像桥水基金创始人达利欧所说,创建互不相关的多链条,这个老黄以后也会具体讲讲。

回到下注的问题上,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哪怕胜率高达99%,也有1%的几率输掉。压上全部本金的话,这一输就意味着你离开了牌桌,纵使接下来的每一局都是99%概率获胜,都与你无关。

插嘴一句,这里的本金,可以看成是我们的健康,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身体,长久地在人生这张牌桌玩下去。

炒股票投资的框架

图源:信息论大佬香农

好在信息论的创始人香农……的同事约翰·拉里·凯利给我们提供一个完美的下注方案:凯利公式。

在公式中,f为下注占总资金的百分比,p为获胜概率,b为赔率。

证明过程就略了,反正利用这个公式,就能实现在不亏光本金的前提下,最大化正期望值行为的长期收益增长率。

只是要记住两点:不能加杠杆,在估算胜率和赔率的时候保守点。

无论是在投资还是人生中,想要赢多输少,你就必须在知识上有优势,要比对手知道得更多。

这正是卓越投资人的优势所在:卓越投资人对未来的趋势比一般投资人知道得更多,所以,选择把钱交给优秀的基金经理,远比自己选股投资的难度要小得多。

未来老黄会逐步帮大家搭建起投资框架,不一定是为了投资,很多原理是通用的:

比如下注的过程,其实就是不断找到对胜率和赔率的更精确的值,就像从一个黑箱子里摸球,10次有6次是红球,我们推测红球概率是60%;100次里面有65次红球,我们推测红球是65%……对于一个下注高手而言,某一注的输赢,对他而言都传递了一样价值的信息。

人的一生很难形成摸红球这样的大量重复。但是,主动地快速试错,就是为了让你能够找到大概率正确的、期望值为正的、可以大规模重复的动作。

人生就该拥抱不确定性,善于选择,勇于承担,为未来下注,与外随机漫步,与内优化概率,并坦然接受各种结果,不断学习,迅速迭代,实现大规模的复制,让时间站在你这边。

如果运气还能好一点,那就再好不过。

大排档闲扯:投资或人生中,你对胜率和赔率有什么感想?

今晚炒粉出锅,还想吃老黄镬气满满,牛肉满载的财经干炒牛河?请点击分享、关注、收藏、点赞埋单,欢迎下次光临财经大排档~

晚安,请慢用。

发表评论

评论已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