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翔出来以后还会炒股票吗(徐翔归来还能再起风浪吗)

5年6个月后,昔日股市呼风唤雨的徐翔今日(7月9日)将重获自由,他还能再起风浪吗?

跨省追捕

2015年11月1日上午,宁波交警官方微博发布了一则消息:由于突发流量控制,G15高速公路杭州湾跨海大桥所有出入口已关闭。

当天下午,这条不起眼的消息伴随一张照片成了热点:“私募一哥”、泽熙资本实控人徐翔被抓的照片在朋友圈和社交网站上疯传,在资本圈引起哗然。

据说当天是徐翔奶奶的百岁寿辰,他回宁波老家为奶奶祝寿,席间收到一条消息,得知警方正在对他展开抓捕。

他仓皇离席,开车沿G15沈海高速路返回上海,车开到杭州湾跨海大桥时,被青岛市警方截住,然后从杭州湾高速庵东出口附近带走。

那张被广为传播的照片中,穿着白色阿玛尼西服的徐翔戴着一副无边框眼镜,脸颊微胖,头发凌乱。他神色略带疲惫,双手戴着手铐,平静地望向镜头。

这也是很多人首次一睹这位私募界传奇大佬的真容。过去的二十多年里,他只活跃在各种传闻中:

17岁即携3万元入股市,凭借“快、准、狠”凶悍凌厉的手法,带来惊人的业绩回报。他业绩表现最差的基金,五年的回报率高达800%,同行只能望其项背。

他从宁波转战上海,还一度进军北京,其江湖地位,也在城市辗转之间,从当年的“宁波敢死队”总舵主变身为“私募一哥”,成为A股市场的传奇。

与颇为耀眼的业绩相比,徐翔多年来刻意保持神秘低调,从不把自己曝光在公众面前。事发前,围绕着他和泽熙资本的传闻与传说不断,但网上却连他的一张照片都找不到。

徐翔大概也没有想到,自己第一次公开露面,竟是以这样一种方式。

敢死队总舵主

1990年12月19日,随着一声锣响在上海浦江饭店孔雀厅响起,中国的证券市场宣告诞生。

当时的徐翔,还只是宁波一个普通家庭的高中生。

宁波自古就是重要的港口城市,港通天下,重商崇文。股市的热潮很快席卷到了这里,大批富有商业冒险精神的年轻人涌入股市,不断上演“一夜暴富一夜破产”的财富故事。

1993年,当时全民炒股的疯狂热潮,还被拍成了一部现实主义题材电影《股疯》。影片中,上海人手中挥舞着钞票,冲进交易厅抢购股票的场景,将那个时期的“股疯”表现得淋漓尽致。

徐翔就是在这一年进入股市。

当时他刚高中毕业,和表哥马信琪合开着一辆夏利出租车。开车之余,受到当时股市氛围的影响,17岁的徐翔带着从开烟酒商店的父母那里借来的3万元,走进宁波解放南路的银河证券营业部。

“解放路”营业厅在一栋不起眼的四层小楼,夹在银行取款机和保险公司中间,不过10余米的门面,却见证了以徐翔为首的“宁波涨停板敢死队”的崛起。

初入股市,徐翔很快把3万元输得精光,但他没有气馁,又从马信琪那里借来10万元投入股市。

为了摸透强势股的脾气,他天天跟在一些炒股高手后面,任凭对方给他白眼,甚至出言不逊,都陪着笑脸,盯着电脑屏幕认真学习。

有消息说,他曾在三个月之内,画出3000张强势股的分析图。

凭借着勤奋和钻研,徐翔很快和在营业部结识的一帮人摸索总结出一套名为涨停板八大原则的操盘秘诀。核心要义是:大盘强势时,果断介入上升势头猛的个股,把股票拉升到涨停,对赌第二天开盘后个股继续上涨。几天之后,不论盈亏,果断脱手离场。

中国股市早期那种令人兴奋的躁动,塑造了徐翔这套“快、准、狠”的打法,在1999年的“五一九行情”中,他完成了原始积累。

外界猜测,这波长达两年的大牛市中,他的身家已暴涨过亿。

突出的战绩,让徐翔等人很快引起外界的关注。

2003年,《中国证券报》刊发头版文章《涨停板敢死队》,正式提出“宁波涨停板敢死队”的名号,徐翔等人自此声名鹊起。坊间开始流传“炒股不识解放南,便是神仙也枉然”的说法,各地甚至组织游学研讨会,到宁波学习“涨停板敢死队”的致富密码。

从这时起,徐翔就极为低调。

很多“敢死队”成员在暴富之后,经常招摇地开着跑车去营业部。身为“敢死队总舵主”的徐翔,也已经从和大家共享一台电脑的散户室,进入位于营业部4楼的贵宾室。

他不买车,依旧住在宁波江北的小破房里,唯一的消遣,也只是收盘后去洗浴中心泡泡澡。

“只有炒股赚钱才是他的人生最大爱好,买入、卖出的那一刻,能带给他巨大快感。”一位接触过徐翔的宁波资深散户说。

2003年前后,徐翔有了自己做私募的念头。

一位老友回忆,当时徐翔就笃定,国外先进的基金管理制度会引入中国,中国也会诞生自己的私募基金,参与到国际市场。

“那会比我们现在做的事情有意义”。

上海往事

在上海陆家嘴金融区,东亚银行大厦与著名的豪宅汤臣一品仅一街之隔,不远处,就是新鸿基地产开发的国金中心。

这三处相距不到500米的上海地标性建筑,就是徐翔在上海的日常活动范围。

2007年,已过而立之年的徐翔来到上海,他赶上了好时候。

2005年,修订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出炉,为对冲基金的发展铺平了道路。在这之前,虽然对冲基金在中国的雏形已经初现,由于没有相应的法律法规,交易规模很小。

在修订版证券法的法律框架之下,这些原本私下操作的基金有了合法身份,加之当时中国经济发展迅速,新财富阶层手中有大笔资金用于投资,徐翔的机会来了。

在上海东方证券肇嘉浜路营业部蛰伏了两年后,崇拜毛泽东和康熙大帝的徐翔,在2009年底,以“泽熙”为名创立了投资管理公司,进军阳光私募界。

公司就在东亚银行大厦的9楼。

平日里,徐翔从汤臣一品的家中,步行到对面的公司上班,午饭到距离东亚银行大厦不到500米的国金中心,这是他主要的活动范围。

在交易室内,查看股票走势及买卖点选择,交易时间绝不离开盘面。这是徐翔进入股市二十多年来雷打不动的习惯。

即使是儿子出生那天,他也一直坐在电脑前盯盘。

泽熙管理的资产日渐庞大后,以前的短线手法不适应新的资产运作,徐翔开始转型,鸟枪换炮。

他高薪聘请了大量研究员,其中不乏财经媒体出身的研究员,帮他分析、筛选个股,获取市场信息。这支30多人的研究团队,覆盖了多个行业,他们经常飞到各地做调研,根据自己的研究向徐翔荐股。

泽熙所有的买卖,都由徐翔一人决定,没有人知道他做决策判断的依据是什么,但在中国私募界,泽熙投资一向以对市场的精准把控能力和高收益率而著称。

2012年初,因为乙肝疫苗临床首次揭盲失败,此前被市场当作疫苗公司估值的重庆啤酒股价从82元连续跌停,跌到24元的时候,泽熙出手了。

二次揭盲再败后,重庆啤酒继续跌停。20元左右,泽熙再次入场,豪气地买了3000万股。

当时市场对重庆啤酒的一致判断是:回归啤酒类公司估值,股价最多值15元。

很多人因此看不懂徐翔的逻辑,但事实证明了他的“神奇”:买入不久,重庆啤酒股价就快速反弹,并在一个多月里翻番,泽熙则在35元时暴利退出。

一位泽熙的研究员不解,徐翔是如何猜中这轮反弹的。徐翔告诉他,重庆啤酒不是股票,是彩票。

第一次刮出来“谢谢你”,第二次刮出来还是“谢谢你”。这时候大家都把它当废纸扔了,但彩票还没刮完,或者说有人相信它还没刮完,万一后面是特等奖呢?

这就是反弹的逻辑。

但外界似乎并不认同徐翔这套说辞。

当泽熙旗下产品以黑马之势,长期霸占私募业绩排行前列,外界对徐翔和泽熙的猜测也越发汹涌,甚至有媒体冠之以“第一恶庄”的名号,泽熙和徐翔“操纵股市”的传言也屡屡传出。

面对外界的各种揣测,徐翔一贯保持着低调,很少出面做回应。

只有2014年,中国基金报报道称,监管部门对泽熙进行调查,起因或与东方锆业重组相关后,徐翔才罕见地接受了媒体的采访,并对调查传闻嗤之以鼻:

我管理100亿的盘子,东方锆业只买了1000万元,拿这个内幕交易?

当时,泽熙投资管理的资金规模已接近200亿。

风波过后,泽熙继续创造神话:2015年,泽熙投资前三季度平均收益率高达217.54%,位居当年“中国阳光私募基金巅峰榜”股票型阳光私募之首,远超第二名神州牧投资的94.43%。

公众面前保持低调的徐翔,私底下却显得有些刚愎自用。

一位有求于徐翔的宁波同乡,曾邀请他私下一聚。这位同乡后来回忆,在那间咖啡馆内,徐翔摊开双手高谈阔论,言语间都是类似“我没什么好怕的,你们怎么怎么样,我徐翔怎么怎么样”。

他显然已经不把这位昔日前辈放在眼里。

此时高谈阔论的徐翔,其实已经站在了悬崖边上。

揭开“股神”真面目

2017年1月23日,在被捕一年多以后,徐翔被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处罚金110亿元,没收违法所得93.37亿元。

徐翔出来以后还会炒股票吗

徐翔操纵证券市场案一审宣判公告

发表评论

评论已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