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宝和理财通备付金账户要取消(今日起备付金账户全部注销)

支付宝和理财通备付金账户要取消支付宝和理财通备付金账户要取消

拖了一年之久的备付金缴存,终于迎来大限之日!

按照央行此前要求,今日起,支付机构应注销在商业银行的所有备付金账户;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也要实现100%比例的缴存。

各家支付机构准备情况如何?是否真的发生让公司盈亏逆转情况?券商中国记者通过采访多家支付企业发现,备付金的全额缴存对各家支付机构影响并不大。

央行金融统计数据披露,已经上缴至央行手里的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在11月末达到了1.24万亿。也就是说,截至上缴备付金的最后一个月末(即2018年末),这一数据还将继续扩容。

大部分支付机构已实现全额交付

根据央行发布的《关于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全部集中缴存有关事宜的通知》要求,自2019年1月14日起支付机构应注销在商业银行的所有备付金账户,另外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将实现100%比例的缴存。这对于支付机构而言,打击颇大。

支付圈里一直流传着,对许多支付机构来说,备付金利息收入相当于当年税后净利润,一旦备付金利息没了,公司盈亏很有可能发生逆转的消息。

券商中国记者通过采访多家支付企业发现,备付金的全额缴存对各家支付机构影响并不大。一家位于华东地区的支付机构业务经理表示,“我们2017年开始就不再把备付金利息收入作为主要的收入来源,现在还会因为备付金缴存而受到较大影响的公司,是因为没有太多用户群,因此利用商户沉淀资金做为利息收入。”

支付宝相关负责人此前称,从成立之初开始,支付宝一直主动对备付金进行严格存管。作为一家科技企业,支付宝从来没有考虑过将备付金作为自身的主要收益来源; 富友支付相关人士也曾表示,富友支付按照央行规定的时间进度,已如期完成备付金集中缴存的相关工作。

“对于进行了备付金缴存的支付机构来说,不可能说直至大限日才完成100%缴存,实际上汇付天下已经做到(100%)集中缴存了。”汇付天下助理总裁钟红波此前在接受券商中国记者采访时表示。

此外,壹钱包已于1月3日完成了备付金100%集中上缴。平安壹钱包CEO诸寅嘉表示,随着备付金集中存管、断直连等监管政策的持续推进,支付行业必然会有一段行业阵痛期,但这也推动行业向更为纵深的科技服务方向的转变。诸寅嘉强调,支付机构天生是要为行业企业提供服务的,当支付机构科技实力足够强,触达的行业领域和场景足够多,就能获得更多服务性收入,更容易脱离备付金模式。

截至2018年末,壹钱包交易规模近6万亿,其中逾80%的收入来自服务费。在场景构筑方面,壹钱包已向金融、电商、商旅、航旅等众多B端行业渗透,输出综合金融支付账户解决方案。

息差不是关键,通道费议价权是关键

备付金上缴后产生的息差损失,已经是诸多媒体报道的焦点。但事实上,这点对支付机构影响有限——只是让支付机构失去了“薅羊毛”的空间。

“最主要的影响,不是我们看到的几个数字。而是我们不能再利用沉淀结算存款,去压降调用银行支付接口产生的通道费用。”某支付机构高管告诉记者。

事实上,在不少支付业和银行业人士看来,上个月某第三方支付巨头和某股份行的“提费甩锅罗生门”之所以耐人寻味,是因为暴露了很多业界长期存在的收费节点和成本转嫁潜规则。

“只是一种猜测:以前银行给支付机构的快捷支付通道费率应该是跟协议存款挂钩的。但最近备付金都被上收了后,存款没了。按照原来的协议,存款少了,费率就上浮了。”彼时一位上市银行网金人士如此分析。

无独有偶,另外一家上海大型支付机构的高管也向记者阐述了同样逻辑。这位高管表示,“我们支付机构一般都用结算存款来压降银行的通道费率,这个情况并不难理解。现在都交给央行,议价空间不大,所以我认为这种情况还会陆陆续续上演。只是头部机构有这个权利,我们小的支付公司根本不敢”。

“ 这个实际上对支付行业,它的毛利的空间会被进一步的压缩。也就是说整个支付行业,接下来面临支付的通道费率会上升,一定会上升,所以它的支付的竞争会越来越激烈。”一位大型支付机构的总裁表示。

11月单月就上缴了2490亿元备付金

数据显示,去年10月末,支付机构缴存到央行统一监管账户的客户备付金存款,自该数据披露以来第一次达到了接近万亿的程度:9956.91亿元。随后市场据此分析称,近日这一数据应该已经达到了万亿。

事实上,备付金上缴的增幅比市场预想得还要更猛一点。最新的数据显示,11月末央行手上的备付金就已经达到了12446.46亿元。

这是什么概念?也就是说仅11月份当月,支付机构就上缴了约2490亿元;比此前几个上缴金额较少的月份,加起来还多。

2017年1月,央行宣布将直接收拢备付金统一管理权限,要求支付机构将一定比例的客户备付金缴存至指定机构专用存款账户。但当时,央行并未明确“一定比例”究竟多少,多数互联网支付和预付卡支付公司,没有立刻执行。“去年上半年其实根本没有强制执行,我们又不是监管和市场紧盯着的那几家巨头,所以当时缴存动力没有这么大。我们上缴严格来说是从下半年,大概7月开始的,然后逐月提升。”一名市场排名10名左右的中型支付公司高管告诉记者。

直到去年6月,央行再度发布了《关于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全部集中缴存有关事宜的通知》,其中明确规定,从7月9日起,按月逐步提高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缴存比例,到2019年1月14日实现100%集中缴存。

于是才有了“1月14日”缴存大限的说法。央行支付结算司的特急文件,其实也是对这一时点的再强调。也就是因为监管层的三令五申,才真正迫使中小机构全面上缴。

支付机构谋求toB端新业务

随着日渐白热化的行业竞争和不断强化的监管要求,不少支付机构确实在考虑新的商业模式。

以汇付天下为例,其推出的企账通就致力于为合作伙伴“量身定制”一整套解决方案,除传统的支付基本功能之外,在为企业打造的一整套解决方案中,企账通还叠加了资金监管、供应链金融等服务。

“我们以支付为入口,通过场景渗透、数据沉淀、流量变现,为广大商户提供一站式的支付、金融、营销、管理等解决方案。而这个过程中,其实我们的盈利模式就不在于支付,而在于提供整个行业解决方案以及其它增值服务。”钟红波表示。

对此,钟红波认为,供应链业务未来的竞争是不可避免的。但是因为供应链金融领域足够大。具体来说,银行在供应链金融方面具有资金等优势,而支付行业则能够贴近这个行业,根据行业的需求不断地去做出一些调整,可以和银行结合起来用自身的科技力量更好地服务B端。

中金支付相关负责人表示,该公司相继布局智能收付款、跨境业务、智能账户(现金管理)、供应链金融等创新业务。未来会从传统支付业务转型、推广供应链金融业务、完善跨境支付产品,尤其是跨境支付B2B(商家对商家)进口业务等方面进行突破。

有业内人士认为,支付行业发展至今,面临考验的是支付机构的科技应用、资本助力和资源整合的能力,支付下半场的竞争也将从“广度”走向“深度”。这样的“深度”,单靠产业链任何一环都无法触达,只有当发卡行、清算组织、第三方支付机构和服务商分工有序、才能促进产业发展。

百万用户都在看

支付宝和理财通备付金账户要取消

券商中国是证券市场权威媒体《证券时报》旗下新媒体,券商中国对该平台所刊载的原创内容享有著作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否则将追究相应法律责任。

ID:quanshangcn

Tips:在券商中国微信号页面输入证券代码、简称即可查看个股行情及最新公告;输入基金代码、简称即可查看基金净值。

支付宝和理财通备付金账户要取消

发表评论

评论已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