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机场资产重组股票会涨还是跌(上海机场携重大资产重组方案复牌)

记者 | 惠凯

“机场茅”上海机场携重大资产重组方案复牌,核心的要点是引入大股东持有100%股权的虹桥机场来帮助上机场度过难关,虽然卖方机构多认为有望增厚业绩,但低价定增还是遭来非议。

6月25日,上海机场正式复牌并公布并购+定增公告。公告显示上海机场拟向机场集团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配套资金,发行数量不超1.53亿股,发行价格为39.19元/股,募集配套资金规模预计不超60亿元。

在经历了疫情对机场营收的无情摧残后,内地机场的免税业务直接跌入谷底,而今年1月底时的补充协议也让上海机场雪上加霜,当时的规定是上海机场的免税收入不再与免税销售额挂钩,仅与国际客流量挂钩,这也成为摧跨股价的最后一根稻草。在海外疫情持续冲击下浦东机场恢复元气或许遥遥无期,因此指望大股东名下的虹桥机场施以援手或许也是唯一可行的选择。

当然,这种机场重组机场的低谷联合还是引来了坊间质疑,毕竟疫情前虹桥的盈利能力是弱于浦东的,但国内客流的恢复让翘翘板发生了逆转。但是,笼罩在重组后上海机场头上的迷雾或许迟迟难散,而这种前景的扑朔迷离也在复牌首日的股价巨震上清晰体现。

董事长表示重组是利好、卖方券商纷纷擂鼓助威

股价全天巨震体现投资者观点分歧

今年以来,受疫情冲击、免税商场政策变动等的冲击,上海机场股价大跌并进入停牌。6月24日,上海机场霸气发布20余份公告暨重大资产重组方案宣布归来,6月25日公司正式复牌交易。

公告显示,上海机场拟通过增发的方式,购买大股东机场集团持有的虹桥公司100%股权、物流公司100%股权和浦东第四跑道。本次交易完成后,虹桥公司和物流公司将成为上市公司全资子公司,浦东第四跑道将成为上市公司持有的资产。公告显示,本次交易拟通过注入虹桥机场相关机场业务的核心资产及配套盈利能力较好的航空延伸业务,通过上市平台整合航空主营业务及资产,实现做优做强上市公司的目的。

对此,中信证券研究员扈世民、汤学章指出,上述三块资产对应2021年净利润10.3亿,将成为上海机场扭亏为盈的重要支撑。兴业证券认为,短期内,受疫情影响,拟注入的虹桥机场、货运站盈利水平、盈利能力都强于上市公司,长期看,虹桥机场运营着大量精品商务航线,客源质量远高于一般国内机场,虹桥机场国内商业和整体盈利能力提升空间都较大。而在6月22日召开的股东大会上,上海机场董事长指出,尽管受疫情影响,上海机场国际旅客吞吐量出现了下滑,经营效益受挫,但虹桥机场已经基本恢复正常运营。同时,货运盈利能力在持续提升,注入资产能提高上市公司的抗风险能力。对于重组是利好还是利空,莘澍钧回应:“我们认为应该是利好的,当然具体的数字还是要看公告,要看最终的评估数据。”

尽管卖方对此普遍看好,但也有悲观派观点直言“实际上海机场的运力已经处于过载状态,客货流量提升很难带来利润改善,改善业绩还得指望免税贡献”。或许正因为此,二级市场投资者也存在较大分歧。6月24日,上海机场复牌高开近6%,但股价迅速回落、跌幅一度超过2%。午盘后又快速拉高,收盘上涨4.54%。由于当天大盘强势收红,因此上海机场的走势逆转或有大盘当日表现强势的催化,但下周它的二级市场表现仍存有诸多变数。

整体来看,今年以来,上海机场已跌去25%,机构投资者也面临坚守还是减持的选择,其中有部分机构疑似选择了撤退。一季报显示,景林资产旗下的“景林优选私募基金”增持近千万股,为第六大流通股东。但6月9日公布的流通股东数据显示,在停牌前,景林资产已减持300多万股;知名外资“安本标准投资管理(亚洲)有限公司-中国A股股票基金”则秉承了外资一贯的长期持有风格,在下跌中不仅没有减仓,反而增持了近百万股,从第九大流通股东升至第六大流通股东。而再将时间退回到一季度末,参考当时上海机场的十大流通股股东,在遭遇免税新政利空暴击之后,一季度末公募一哥张坤的易方达中小盘退去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减持股份至少1700万股。对比来看,去年四季度末易方达中小盘持有上海机场2180万股,当时为第五大流通股股东。

账面现金雄厚仍巨额募资

低价定增引发投资者非议

对于此次并购,《红周刊》记者也注意到,雪球、股吧等社区的职业投资人们,实际也存在较大分歧。其中,雪球用户@yuren0531 认为:“现在的主流思想是并购后摊低了roe,摊低了净利率。从超级优质资产(roe15,净利率50)降低到可能的(roe12,净利率20-30)一般资产。但我认为,上海机场付出这个代价后未来增长更平稳,话语权也更大......坚定看好上机不变。”而持类似观点的职业投资人不在少数。

记者注意到,此次并购方案中,并未公布收购总对价,这或许也是引发投资者分歧的原因之一。除了收购3块资产外,上海机场还同时计划募集60亿元的配套资金。不过截至1季度末,上海机场账面货币资金有110亿元,较去年底增长超三成。同时公司的有息债务极低,仅有40亿元的其他流动负债,因此上海机场的账面资金尚属充裕。

而上述增发价为39.19元/股。停牌前上海机场股价为48.85元,复牌后首日收于51元,定增已有较大的折价空间,甚至低于本轮下跌以来的极低值43.95元,这也引发了一些非议。雪球用户@初善君 分析称:“从大股东的角度,发行价格越低,发行数量越多,对大股东越有利。”

当然或许上市公司的决策者思路与投资人不同,风物长宜放眼量,上市公司业绩的好看与否才是他们的重中之重。对此,有不愿意具名的投资者撰文指出,因为浦东国际机场以国际客流为主,在疫情尚不明朗的前提下,今明两年大概率亏损。而加入以国内客流为主的虹桥国际机场和疫情受益的浦东货运公司,近两年盈利能力会大幅度提升。

“因为业绩的长期下降或者亏损,会严重影响资本市场对上海机场的估值判断,不仅股价受挫,如果公司主体长期亏损,未来上海机场借款、发债等融资行为也会受到影响。因此本次向上市公司注入资产是一场自我救赎。注入短期盈利能力较强的资产改善上市公司盈利能力,而长期随着浦东国际机场客流的恢复、免税业务的恢复以及浦东新卫星厅的投入使用,长期增长得以连续。所以这次重组不能算是坏事,最起码短期业绩不至于太难看了。”

那么,或许接下来评判重组利弊的一个关键参考因素是一哥张坤会杀回马枪吗?记者注意到,从2016年四季度开始,张坤的易方达中小盘就一直持有上海机场,其总共重仓持有该股17个季度,这一纪录直到今年一季度才戛然而止。那么,面对机场并机场的重组,一哥会在下一季度卷土重来吗?

上海机场资产重组股票会涨还是跌

(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发表评论

评论已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