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生写小说炒股票(高中生想借5万炒股)

高中生写小说炒股票

天刚黑下来,下起了牛毛似的小雨。

父母都在便利店,高海晨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看风景。

细雨勾起高海晨对往事的回忆,前世之所以变成了大龄剩男,主要原因其实不是创业赔钱负债,而是因为何丹青。

前世大学时代,高海晨比读高中时更喜欢何丹青,可有时候他无所谓的态度,和一些行为,却给何丹青带来了错觉,终于还是没走到一起。

当何丹青变成了别人的女朋友,高海晨才知道自己错过了她。

当何丹青结束一段恋情,开始一段婚姻,再后来含恨离开了这个世界,高海晨才知道自己永远失去了她。

小雨一直在下着。

用何丹青送的超薄随身听,听着动力火车的歌。

“说了是无情,写了更无情,都做无情人何必再写信……”

小雨里,高海晨戴着耳机高歌——

吾爱的亲爱的可爱的挚爱的永远无悔,不爱的错爱的曾爱的伤爱的永远无情,我为你蹉跎一辈子,你给我潇洒几个字。

前世大学时代,是高海晨一生中最桀骜的四年,也是最不懂事的四年。

而何丹青永远美丽,永远细腻,永远敏感。

后来,丹青没了,高海晨的心死了。

一阵摩托车的轰鸣声,打破了高海晨对往事的回忆。

一辆金城铃木开了进来,好朋友孙东亮来了。

孙东亮比高海晨矮几公分,身高约莫在178左右,其貌不扬,身体壮实,一身郭富城式的打扮。

好奇的看着高海晨,孙东亮狠劲捏了一把腰间的BB机,歪嘴笑道:“不错啊,海晨,超薄随身听,你买的?借给我听几天!”

“这随身听不是我自己买的,是丹青送我的,谁都不借。”

高海晨这般说着,脑海浮现的是关于孙东亮的往事。

两人是初中同学,当年初中就读的是莲池二中。

初三那年,因为一些矛盾,孙东亮打断了校长儿子的鼻梁骨,被劝退。

当年孙东亮的父母找关系,要给他办转学,可孙东亮天生就不喜欢读书,好不容易被劝退了,自然再也不去学校了,开始了混社会。

家里开过铜矿,有钱,孙东亮找家里要了钱,开了游戏厅,貌似变成了老板,其实变成了混子。

而此时。

孙东亮还在端详高海晨的超薄随身听,撇撇嘴道:“真不仗义,何丹青那妞送你的随身听,就不借给我听?就好像她是你女朋友?她老爸是江北大学教务长,估计你小子没戏!”

高海晨只管听着,重来一次,看着前世的好友,他还不知道该如何开场。

孙东亮借不到超薄随身听,懊恼的走进了砖瓦房。

等高海晨走进来,孙东亮已经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正喝着。

“你家的龙井茶真难喝,回头送你点好的,听没听过明前西湖龙井?”

孙东亮骄傲的看着高海晨,“兄弟我也为你准备了礼物,但你不让我用随身听,礼物不给你了。”

“不给拉倒,你自己的随身听,都被你砸烂了,丹青送我的随身听,肯定不能借给你,免得也被你砸烂了。”

高海晨很无所谓的说着,坐到了孙东亮身边,扔了一根红塔山给他。

当孙东亮点燃那根烟,高海晨忽而想到,今晚孙东亮的游戏厅要出事。

“BB机还是给你吧,何丹青那妞送你的礼物肯定是宝贝,我不做难为朋友的事。”

孙东亮把上千元的全新BB机扔了过来,“我的所有朋友里面,就你读书最厉害,记得上了大学以后常联系!”

“反正都在江北市,你也可以去江北大学玩。”高海晨接过了BB机。

“我如果去了江北大学,那就是最厉害的教授,你们校长会害怕的。”

孙东亮的表情,又有点古惑仔乌鸦的味道了。

孙东亮是个狠人,可打架他一定是打不过高海晨,恐怕三个孙东亮都不是高海晨的对手。

高海晨的格斗功夫,是当过兵,打过战斗的父亲传授的,加上他自己悟性高,体格好,协调性好,早就是格斗高手了。

“哎,我是没机会上大学了,你好好读书。”

“东亮,说句实话,当初你离开了学校,后悔过吗?”

高海晨不记得前世是否这么问过。

可此刻,他问了出来,孙东亮愣住了,表情应该说是有点沉重。

“不后悔是假的,但混社会也不错。”

沉默良久,孙东亮才这么说,有种随遇而安,爱谁是谁的味道。

“你手里有闲钱吗?借给我五万元。”

这个年代,对一个刚高中毕业的人来说,要借五万元肯定不是个小数目。

“海晨,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是不是你家里出了什么事?”孙东亮一脸的纳闷。

“炒股。”

高海晨刚说出来,孙东亮就一阵怪笑,应该说,他在拍着膝盖怪笑。

“就你,还炒股?”

孙东亮道,“我爸那是开过铜矿的人,就这,炒股都快赔哭了!我家里原来趁几百万,现在恐怕几十万都没了。就算你高考满分,你都不是炒股的材料,再说了,你也不是满分。”

“你家的钱不都是炒股赔掉的,你爸好赌,几次去赌城,输了很多钱。”

对孙东亮家里的事,高海晨很了解。

因为孙东亮当他是最好的朋友,自己的事,家里的事,都会跟他聊。

“你说的一点也没错,其实我爸这人,比较会赚钱,也很会败家。”

孙东亮道,“不过呢,五万元对我家来说,也只能是个小数字,你如果遇到了别的事,明天就拿钱给你,可你要炒股,兄弟我一辈子都不会借钱给你。”

可在高海晨看来,从孙东亮手里拿钱,比从自己父母手里拿钱更容易。

他继续想说辞。

就在这时,有人呼孙东亮,游戏厅出事了,被混子刺猬给砸了。

“草泥马个刺猬,敢砸老子的游戏厅?叫人,打架!”孙东亮喊起来,忙着要叫人。

高海晨当然知道刺猬是谁,也清晰记得当年刺猬的下场。

至于前世这个夜晚后来的事,高海晨不是很清楚,因为孙东亮并没有让高海晨参与。

话似乎是这么说的——海晨,你有这份心就够了,你马上就要上大学了,不能因为你很能打,我就要拉着你去打架。

不过重来一次,高海晨打算参与进来。

拍了孙东亮的肩一把,高海晨冷笑道:“你慌个屁啊,还用喊别人?高手就在你身边!我跟你一起去小六楼看一看!”

“你?算了吧!你有这份心就够了,你马上就要上大学了……”

孙东亮还是前世的那番言语。

而高海晨的态度却与前世有着很大的出入,冷着脸道:“真他妈的傻比,看来你没当我是朋友,BB机还给你!”

高海晨把BB机扔了过来。

孙东亮怔住了,有点委屈,也有点尴尬。

“海晨,别生气啊,咱们兄弟,你还跟我来真格的?你真想去,跟着我一起去就行了,我人手多,你靠边站看着!”

孙东亮是真舍不得让高海晨这即将步入大学校门的高材生,去冲锋陷阱。

发表评论

评论已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