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设股份重组股票复牌能涨几倍(股价一年暴涨20倍)

中设股份重组股票复牌能涨几倍

从2019年5月到2020年4月,股价从8.92元/股上涨至182.75元/股,不到一年时间股价涨幅高达近20倍,中潜股份堪称近年来资本市场的“大妖股”。

如今该“大妖股”却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同时公司重大资产重组事项亦宣告终止。受此影响,中潜股份于10月21日封死跌停板,7000多股民损失惨重。

立案调查或与并购有关

10月20日晚,中潜股份公告称,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在立案调查期间,公司将积极配合中国证监会广东监管局的调查工作,严格按照监管要求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对于中潜股份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的更多原因和细节,是否与此前的并购重组事件有关?中国新闻周刊曾致电中潜股份核实,但对方电话无人接听。

时间回到今年3月13日,彼时中潜股份披露一则股权收购意向书。根据公告,公司拟收购合肥高新大唐产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合肥大唐投资”)、合肥亿超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合肥亿超电子”)、合肥瑞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合肥瑞瀚电子”)三家公司持有的合肥芯鹏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合肥芯鹏”)100%股权,以及共青城海之芯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共青城海之芯”)即将持有的合肥大唐存储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大唐存储”)9.051%股权。

由于合肥芯鹏持有大唐存储75.065%股权,若上述交易完成,中潜股份将合计持有大唐存储84.116%股权。

大唐存储成立于2018年,主要专注于存储控制芯片的设计研发,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3416. 28万元,净利润亏损810.02万元。同年其净资产为1.46亿元,本次交易大唐存储100%股权估值约为2.7亿元,评估增值率约为84.93%。若按此计算,中潜股份收购大唐存储84.116%股权至少要耗资2.2亿元。

2019年中潜股份净利润为2766.63万元,却斥巨资收购一家亏损企业。对此中潜股份表示,大唐存储所处的存储芯片、安全存储产品等领域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也是国家大力支持的产业。通过本次交易公司可切入高科技产业领域,为公司增加新的利润增长点,有利于提升上市公司整体盈利水平和综合竞争能力。

受此影响,中潜股份于3月13日、3月16日连获两个涨停板,随后其股价更是“一飞冲天”,从3月12日的72.2元/股暴涨至4月3日的182.75元/股,创历史新高。

值得一提的是,该收购却相继收到了深交所的关注函、监管函,且最终折戟。

2020年4月4日,中潜股份收到关注函,深交所对大唐存储的持续经营能力产生质疑,要求公司说明大唐存储亏损的原因,是否存在利润持续下滑等风险。

两天后,中潜股份又收到深交所监管函。监管函显示,3月13日中潜股份公告称已与共青城海之芯签署了股权收购意向书,但《股权收购意向书》显示,截至2020年3月12日,公司未与共青城海之芯签署相关股权收购意向书。直到3月17日公司才进行了更正,将拟收购大唐存储股权比例由84.116%更正为75.065%。

同时公司在3月13日的公告中未披露大唐存储的主要财务数据,经创业板公司管理部敦促后,才于3月14日进行了补充披露。

深交所认为中潜股份针对上述股权收购事项的信息披露不准确、不完成,违反了相关规定,要求公司吸取教训,及时整改。

虽然中潜股份按深交所要求进行了整改,但此次股权收购仍未逃过失败的命运。历时大半年,10月10日一纸公告宣布了中潜股份收购大唐存储的结局,因交易双方未能就主要商业条款达成一致,双方于9月30日签署了《<股权收购意向书>之终止协议》。

由于中潜股份宣布终止本次股权收购的消息正处于公司股票停牌期间内,其股价并未受到影响。

9月28日,中潜股份披露一则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停牌的公告,公司正在筹划以发行股份、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购买深圳市英唐创泰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英唐创泰”)所持有的联合创泰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联合创泰”)100%股份。因相关事项尚存在不确定性,中潜股份宣布其股票自2020年9月28日开市时起开始停牌,最晚将于10月20日复牌。

前脚刚披露筹划重大资产重组而停牌的公告,后脚就宣布终止收购大唐存储相关股权,时间太巧,令人生疑。

此举亦引发了深交所关注,要求公司说明是否存在控制信息生成、发布的内容、时点以配合维护公司股价的情形。

成败芯片

随着中潜股份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公司收购联合创泰100%股权一事也于10月20终止,公司股票于10月21日开市起复牌。

复牌当日,中潜股份遭到了市场“用脚投票”,股价跌停报收78.16元/股,市值蒸发40亿元,投资者或面临较大损失。

“中潜股份或面临投资者索赔”,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孟博律师表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规定,信息披露义务人未按照规定披露信息,或者公告的证券发行文件、定期报告、临时报告及其他信息披露资料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致使投资者在证券交易中遭受损失的,投资者可以依法要求信息披露义务人承担赔偿责任。

不过,从多起并购事件来看,中潜股份屡屡蹭上了芯片业。

大唐存储是一家不折不扣的芯片企业。另外,联合创泰是一家电子元器件产品的授权分销商,拥有全球第二大手机芯片供应商MTK(联发科)以及全球三家全产业存储器供应商之一的SK海力士(SKHynix)的代理权。

中潜股份全称为中潜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2016年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是一家专业生产海洋潜水装备的公司。一家做潜水服的企业热衷并购芯片公司,或与近年来的芯片发展热潮有关。

据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统计,我国集成电路产业规模由2000年的200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7562.3亿元,年均增幅为21.1%。截至2020年上半年,我国集成电路产业销售额为3539亿元,同比增长16.1%。

在美国对中兴、华为进行制裁,“中国芯”亟待突破“卡脖子”难题的背景下,从地方到企业对芯片的热情更是空前高涨,大量资本涌入半导体行业。2018年10月至今,半导体指数由1454.1点一度飙升至5420.9点,涨幅高达272.8%。

在此情况下,不少企业跨界入局半导体产业。除华为、小米、阿里、腾讯等巨头早已布局外,格力电器、深康佳、闻泰科技等亦相继入局。

“半导体都是非常热的概念,也是前景非常好的产业,跨界并购半导体能够引来市场瞩目,资金追投,炒热概念,提升股价。”北京市东元律师事务所孔磊律师这样说道。

中国新闻周刊注意到,并购虽未给中潜股份业绩带来多大的正面影响,公司股价倒是涨了一轮又一轮。在2019年5月-2020年4月近一年的时间里,公司股价从8.92元/股一度上涨至182.75元/股,涨幅近20倍。

如今,随着公司信披违规被立案调查,入局芯片失败,中潜股份也经历了魔幻般的大起大落。

盲目并购留下一地鸡毛

事实上,不只是半导体,近年来这家专门生产潜水衣的企业爱上了跨界并购,什么火就并购什么,诸如大数据等领域。

2019年7月,中潜股份拟以1元收购北海慧玉100%股权。北海慧玉成立于2019年4月,主营互联网信息技术、大数据技术,截至2019年6月底,其总资产、总负债、净资产均为0元。

同年8月,上述并购因交易对手方去世而宣告终止。不过中潜股份并未放弃在大数据、云计算等新兴技术领域的业务布局和产业融合,当月就投资设立了全资子公司北海中潜。截至今年上半年,北海中潜业务处于停滞状态,且其主要人员已于2月递交了辞呈。

2019年9月-10月,中潜股份通过收购和增资的方式获得上海招信100%股权。同北海慧玉一样,截至2019年6月30日,上海招信总资产、总负债、净资产均为0元。不同的是,上海招信拥有一家全资黄金珠宝销售公司——苏州森瑞特。

苏州森瑞特是一家致力于在黄金领域为用户提供全黄金产业服务的公司,拥有场内黄金白银投资应用软件“壹手黄金APP”,在APP研发、上海黄金交易所机构客户代理开发(对公)、银行黄金TD交易业务代理(对私)、行情系统研发、自动化交易系统研发、AI交易策略研发等领域都具有成熟丰富的经验。

彼时中潜股份称,通过收购上海招信从而间接控制苏州森瑞特,有利于推进公司在大数据产业链上相关优势资源的业务整合,探索新业务发展机会,确保公司在大数据业务的可持续发展。

由于上海招信发展不及预期,今年4月中潜股份出售了上海招信100%股权。财报显示,上半年受国内外疫情影响,中潜股份销售收入下滑,净利润同比下降95.84%为49.72万元。

几次并购,结果都不甚理想,背后原因令人深思。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对中国新闻周刊分析,中潜股份热衷于跨界并购的原因有很多,但是由于并购标的资产情况算不上很好,中潜股份存在利用并购炒作股价的可能。“主营业务盈利能力较差是热衷于跨界并购的上市企业的共同点,由于没有主营业务支撑,畸高股价将难以为继。”

自上市以来,中潜股份业绩平平且增收不增利。

根据财报,2016年-2019年公司营业收入由3.71亿元增至5.28亿元,同期净利润由3567.26万元降至2766.63万元。其中2018年公司业绩大幅下滑,实现营业收入4.01亿元,同比增长逾4个百分点,净利润则下降47.74%为2269.88万元。

对此中潜股份表示,主要由于报告期内公司加大研发力度与市场建设投入,经营及投资资金需求增加,银行贷款利率及外汇汇率波动影响导致财务费用增加,利润减少。

2018年中潜股份的管理费用、财务费用分别为3595.96万元、2768.27万元,同比分别增长29.34%、138.41%。值得一提的是,同期其研发费用为2105.74万元,与2017年2105.28万元的研发费用相比,变化不大。

10月27日,中潜股份披露的2020年三季报显示,受存货、商誉等资产减值因素影响,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47亿元,同比下降57.22%,净利润降幅逾5倍为亏损8627.67万元。

同时公司称,考虑到海外疫情暂时没有缓和迹象,近期公司未能承接新的订单,目前已处于连续亏损状态,为了缓解公司现金流的压力,且及时止损,公司决定停止相关生产线的产品生产。

屡屡跨界太大,反而留下一地鸡毛。

发表评论

评论已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