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估值是什么(股票估值与企业发展)

一、股票估值是什么

股票估值与企业发展

股票估值是一个相对复杂的过程,影响的因素很多,没有全球统一的标准。

对股票估值的方法有多种,依据投资者预期回报、企业盈利能力或企业资产价值等不同角度出发,比较常用的有这么三种方法。

一般有三种方法:第一种市盈率法,市盈率=市价/每股收益,市盈率法是股票市场中确定股票内在价值的最普通、最普遍的方法,通常情况下,股市中平均市盈率是由一年期的银行存款利率所确定的,比如,现在一年期的银行存款利率为3.87%,对应股市中的平均市盈率为25.83倍,高于这个市盈率的股票,其价格就被高估,低于这个市盈率的股票价格就被低估。

一般来说,市盈率水平<0 :指该公司盈利为负(因盈利为负,计算市盈率没有意义,所以一般软件显示为“—”)
0-13 :即价值被低估
14-20:即正常水平
21-28:即价值被高估
28+ :反映股市出现投机性泡沫
第二种方法资产评估值法,就是把上市公司的全部资产进行评估一遍,扣除公司的全部负债,然后除以总股本,得出的每股股票价值。

如果该股的市场价格小于这个价值,该股票价值被低估,如果该股的市场价格大于这个价值,该股票的价格被高估。

第三种方法就是销售收入法,就是用上市公司的年销售收入除以上市公司的股票总市值,如果大于1,该股票价值被低估,如果小于1,该股票的价格被高估。

二、公司如何估值

股票估值与企业发展

公司估值是指着眼于公司本身,对公司的内在价值进行评估。

公司内在价值决定于公司的资产及其获利能力。

进行公司估值的逻辑在于“价值决定价格”。

上市公司估值方法通常分为两类:一类是相对估值方法(如市盈率估值法、市净率估值法、EV/EBITDA估值法等);另一类是绝对估值方法(如股利折现模型估值、自由现金流折现模型估值等)。

1)相对估值方法
相对估值法简单易懂,也是最为投资者广泛使用的估值方法。

在相对估值方法中,常用的指标有市盈率(PE)、市净率(PB)、EV/EBITDA倍数等,它们的计算公式分别如下:
市盈率=每股价格/每股收益
市净率=每股价格/每股净资产
EV/EBITDA=企业价值/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
(其中:企业价值为公司股票总市值与有息债务价值之和减去现金及短期投资)
运用相对估值方法所得出的倍数,用于比较不同行业之间、行业内部公司之间的相对估值水平;不同行业公司的指标值并不能做直接比较,其差异可能会很大。

相对估值法反映的是。

通过行业内不同公司的比较,可以找出在市场上相对低估的公司。

但这也并不绝对,如市场赋予公司较高的市盈率说明市场对公司的增长前景较为看好,愿意给予行业内的优势公司一定的溢价。

因此采用相对估值指标对公司价值进行分析时,需要结合宏观经济、行业发展与公司基本面的情况,具体公司具体分析。

与绝对估值法相比,相对估值法的优点在于比较简单,易于被普通投资者掌握,同时也揭示了市场对于公司价值的评价。

但是,在市场出现较大波动时,市盈率、市净率的变动幅度也比较大,有可能对公司的价值评估产生误导。

2)绝对估值方法
股利折现模型和自由现金流折现模型采用了收入的资本化定价方法,通过预测公司未来的股利或者未来的自由现金流,然后将其折现得到公司股票的内在价值。

股利折现模型最一般的形式如下:
其中,V代表股票的内在价值,D1代表第一年末可获得的股利,D2代表第二年末可获得的股利,以此类推……,k代表资本回报率/贴现率。

如果将Dt定义为代表自由现金流,股利折现模型就变成了自由现金流折现模型。

自由现金流是指公司税后经营现金流扣除当年追加的投资金额后所剩余的资金。

与相对估值法相比,绝对估值法的优点在于能够较为精确的揭示公司股票的内在价值,但是如何正确的选择参数则比较困难。

未来股利、现金流的预测偏差、贴现率的选择偏差,都有可能影响到估值的精确性。

那价值投资者又该怎样解决估值的难题呢?
也可以将公司估值的主要方法归纳起成三类:
现金流量折现(DCF,Discounted Cash Flow)
将公司的未来现金流量贴现到特定时点上以确定公司的内在价值
可比公司分析(Comparable Companies Analysis)
利用同类公司的各种估值倍数对公司的价值进行推断
可比交易分析(Comparable Transactions Analysis)
利用同类交易的各种估值倍数对公司的价值进行推断
公司估值有一些定量的方法,但操作过程中要考虑到一些定性的因素,传统的财务分析只提供估值参考和确定公司估值的可能范围。

根据市场及公司情况,被广泛应用的有以下几种估值方法:
1.可比公司法
首先要挑选与非上市公司同行业可比或可参照的上市公司,以同类公司的股价与财务数据为依据,计算出主要财务比率,然后用这些比率作为市场价格乘数来推断目标公司的价值,比如P/E(市盈率,价格/利润)、P/S法(价格/销售额)。

在国内的风险投资(VC)市场,P/E法是比较常见的估值方法。

通常我们所说的上市公司市盈率有两种:
历史市盈率(Trailing P/E)-即当前市值/公司上一个财务年度的利润(或前12个月的利润)。

预测市盈率(Forward P/E)-即当前市值/公司当前财务年度的利润(或未来12个月的利润)。

投资人是投资一个公司的未来,他们用P/E法估值就是:
公司价值=预测市盈率×公司未来12个月利润
公司未来12个月的利润可以通过公司的财务预测进行估算,那么估值的最大问题在于如何确定预测市盈率了。

一般说来,预测市盈率是历史市盈率的一个折扣,比如说NASDAQ某个行业的平均历史市盈率是40,那预测市盈率大概是30左右,对于同行业、同等规模的非上市公司,参考的预测市盈率需要再打个折扣,15-20左右,对于同行业且规模较小的初创企业,参考的预测市盈率需要在再打个折扣,就成了7-10了。

这也就目前国内主流的外资VC投资是对企业估值的大致P/E倍数。

比如,如果某公司预测中小企业融资后下一年度的利润是100万美元,公司的估值大致就是700-1000万美元,如果投资人投资200万美元,公司出让的股份大约是20%-35%。

对于有收入但是没有利润的公司,P/E就没有意义,比如很多初创公司很多年也不能实现正的预测利润,那么可以用P/S法来进行估值,大致方法跟P/E法一样。

2.可比交易法
挑选与初创公司同行业、在估值前一段合适时期被投资、并购的公司,基于中小企业融资或并购交易的定价依据作为参考,从中获取有用的财务或非财务数据,求出一些相应的中小企业融资价格乘数,据此评估目标公司。

比如A公司刚刚获得中小企业融资,B公司在业务领域跟A公司相同,经营规模上(比如收入)比A公司大一倍,那么投资人对B公司的估值应该是A公司估值的一倍左右。

在比如分众传媒在分别并购框架传媒和聚众传媒的时候,一方面以分众的市场参数作为依据,另一方面,框架的估值也可作为聚众估值的依据。

可比交易法不对市场价值进行分析,而只是统计同类公司中小企业融资并购价格的平均溢价水平,再用这个溢价水平计算出目标公司的价值。

3.现金流折现
这是一种较为成熟的估值方法,通过预测公司未来自由现金流、资本成本,对公司未来自由现金流进行贴现,公司价值即为未来现金流的现值。

计算公式如下: (其中,CFn: 每年的预测自由现金流; r: 贴现率或资本成本)
贴现率是处理预测风险的最有效的方法,因为初创公司的预测现金流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其贴现率比成熟公司的贴现率要高得多。

寻求种子资金的初创公司的资本成本也许在50%-100%之间,早期的创业公司的资本成本为40%-60%,晚期的创业公司的资本成本为30%-50%。

对比起来,更加成熟的经营记录的公司,资本成本为10%-25%之间。

这种方法比较适用于较为成熟、偏后期的私有公司或上市公司,比如凯雷收购徐工集团就是采用这种估值方法。

4.资产法
资产法是假设一个谨慎的投资者不会支付超过与目标公司同样效用的资产的收购成本。

比如中海油竞购尤尼科,根据其石油储量对公司进行估值。

这个方法给出了最现实的数据,通常是以公司发展所支出的资金为基础。

其不足之处在于假定价值等同于使用的资金,投资者没有考虑与公司运营相关的所有无形价值。

另外,资产法没有考虑到未来预测经济收益的价值。

所以,资产法对公司估值,结果是最低的。

[1]
5公司估值编辑
1、市场领先者通常拥有更高的估值。

2、大部分市场只有老大、老二、老三,其它都无足轻重。

3、必须有成长计划让公司业务超越目前状态,从而维持估值。

4、根据创建(复制)的成本来估算公司价值是愚蠢的行为。

真正的价值在于顾客、收入、成长前景,而不是公司创建时花了多少钱。

5、千万不要低估竞争对手在面对飞速增长的情况下做出的反应。

6、在市场领先者处于飞速增长期时出手(投资),惯性很重要。

[2]
6估值基础编辑
基于公司是否持续经营,公司估值的基础可分为两类。

持续经营的公司(On-going Business)
假定公司将在可预见的未来持续经营,可使用三种估值方法
破产的公司(Bankrupt Business)
公司处于财务困境,已经或将要破产,主要考虑出售公司资产的可能价格
[编辑]公司估值的确定
使用不同方法得到的公司估值可能不尽相同。

公司估值结果的表达最好采用区间估计,而非点估计。

交易的最终订价往往最终取决于市场营销好坏或谈判力量的大小;而投资的最终取舍决定于价值与价格的相对关系。

7估值繁简编辑
巴老的意见是——化复杂为简约:
1、所谓公司价值,是一家公司在其余下寿命里所能产生的现金流量的折现值;内在价值只是一个估计值,不是精确值,而且还是一个利率或者现金流量改变时必须更改的估计值。

巴老还强调,“内在价值为评估投资和企业的相对吸引力提供了唯一合符逻辑的手段”。

因此,企图精确估值是很难做到的。

我们的分析师经常把EPS估计到几毛几分,具体股票的估值也是经常精确到分,显然这是一个“精确的错误”。

2、具体估值方法上,巴老认同John Burr Williams的《投资价值理论》中的折现现金流量法。

巴老在2000年的年报中引用《伊索寓言》的“一鸟在手胜过二鸟在林”的说法,本意是说明“确定性最重要”。

巴老不认同相对估值法,他说“一般的评估标准,诸如股利收益率、PE、PB或者成长性,与价值评估毫不相关,除非它们能在一定程度上提供一家企业未来现金流入流出的线索。

事实上,如果一个项目前期投入超过了项目建成后其资产产生的现金流量的折现值,成长反而会摧毁企业的价值。

有些分析师口口声声将‘成长型’和‘价值型’列为两种截然相反的投资风格,只能表现他们的无知,绝不是什么真知。

成长只是价值评估的因素之一,一般是正面因素,但有时是负面因素。

”因此,巴老坚持绝对估值的方法,他从来就不认同相对估值,认为这些方法“与价值评估毫不相关”。

3、如何选择现金流量和折现率?既然绝对估值法是唯一的估值方法,那么怎样确定现金流量和折现率呢?
对于现金流量,巴老坚持用“所有者收益”(其实就是自由现金流)。

可以说,这是很多相对估值法的死穴。

财务报表人为遵循了“会计分期”的假设,人为将一些公司的经营周期切割为1年1年的,但事实上,会计年度与公司的经营周期经常不合拍,不少公司的收益经常出现波动。

比如说一家非周期性公司和一家周期性公司在未来10年内年均利润均为1亿,但非周期性公司的估值可能是25亿,而周期性公司的估值可能只有10亿甚至6亿,这其中的原因何在?单从利润来看,是看不出问题的,原因就出在自由现金流上,周期性公司为了同样的收益水平,往往要增加营运资本和长期经营资产,同样的EPS其自由现金流比非周期性的公司低得多。

因此,大体预估资本支出和营运资本的追加,也比貌似精确的现金流折现重要得多。

对于折现率,巴老用的是长期国债利率。

这很好理解,巴老看重的是机会成本,如果一只股票未来的收益率跑不赢长期国债,他根本就不会选择它;CAPM有天然的缺陷,他认为β在逻辑上毫无道理,而且未来的风险水平并非不变,无风险利率并不是固定不变的。

巴老选择的是有持续竞争优势的公司,对于他来说,未来不存在其他的不确定性,他干脆用长期国债利率作为折现率。

关于巴老的绝对估值,在《巴菲特之路》这本书里有不少例子,如可口可乐、吉利等。

4、如何破解绝对估值中的地雷?面对估值的不确定性,巴老提出了2种解决方法:a.坚持能力圈原则,固守自己能理解的行业;b.坚持在买入上留有很大的安全边际。

巴老说过“一项资产市价只是略低于其内在价值,我们没有兴趣买入它;只有在有‘显著折扣’时我们才会买入”。

5、估值最根本的方法:彻底了解这家公司。

总之,公司估值是是一门艺术,体会其真谛需要艰苦的历练。

价值投资者必须重视估值,没有估值,就无法确定安全边际;要放弃学院派的繁杂的估值方法,更要放弃荒谬的“EPS预测+PE估值”法,化复杂为简约。

只要走在正确的路上,坚持不懈,多下苦功夫,掌握好一些行业的背景知识,估值的难题是可以破解的。

8估值对投资者的启示编辑
在进行股票投资时,普通投资者对上市公司进行估值多采用相对估值法,相对估值法通常采用市盈率(市价与每股收益比率)或市净率(市价与每股净资产比率)等指标,而计算市盈率或市净率指标时,所依据的财务指标主要是每股收益和每股净资产。

由于核算方法的变化,新准则能显著改变上市公司的每股收益、每股净资产等,投资者根据这些指标做出买进或卖出决策,有可能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因此,投资者必须重点关注新准则下核算方法有哪些重要变动

发表评论

评论已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