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客户买基金被判赔(银行却被判全额赔付)

有投资经验的人都知道,买基金,一般都是盈亏自负,然而,最近一份民事裁判书,在取消刚性兑付的今天,却让金融圈炸了锅!

银行客户买基金被判赔

有个老基民,在2015年股市高点的时候,花费近百万在银行买了一款股票型基金,结果我们应该都能猜的到,遭遇巨额亏损,2018年赎回时亏了57万多,客户于是把银行告到法庭,从一审判银行赔偿基民全部损失,银行不服,上诉,二审维持原判,银行还不服,到北京高院申请再审,又被驳回。

在笔者的记忆中,这是第一起由正规代理基金业务造成投资亏损却由银行为客户全部买单的案例。

而在朋友圈里,大家对这件事众说纷纭,很多金融圈外人士普遍反映“普大喜奔”,认为银行为了利益销售误导客户,只管业绩,不管客户是否亏损,终于付出代价了;而圈内人士尤其是银行一线销售人员有这样的疑惑,不管是谁,不管投资什么,都要为自己的投资承担相应的风险,赚了跟银行无关,赔了就找银行负责,以后还敢销售基金吗?也有人问,我之前买的基金赔了,也可以找银行赔吗? 还有人打趣说,以后买基金不要到网上买,也不要在基金公司买,一定要去银行买,因为赚了归自己,赔了找银行。

那么这个特殊的案例究竟是怎样,给我们什么启示呢?

案例回顾

家住北京市海淀区的王女士,是有着多年投资经验的老“基民”,自2010年起多次在建行北京恩济支行购买理财产品,由于自认为风险承受能力较低,故一直购买低风险理财产品

2015年上半年股市处于牛市的时候,建行恩济支行某客户经理主动向王女士推销一款理财产品,最终王女士购买了价值96.6万元的此款理财产品。

王女士表示,在整个购买的过程中,银行工作人员未向其告知该理财产品系基金公司发行的股票型基金,亦未进行相关的风险评估和合同签订等事项。到了2016年初,王女士要求赎回购买的理财产品时,才被告知其购买的理财产品系第三方发行的高风险产品,且已亏损30余万元。

此后,王女士多次要求赎回,但银行却建议王女士继续持有该产品等待回本,直到2018年3月最终赎回时,亏损又扩大至57万余元,于是将建行告上法庭。

建行则辩称,首先,是王女士主动要求购买该产品,其次,在销售过程中,销售人员向王女士介绍过产品情况并进行了风险提示,并且王女士是金融审判人员,对产品的风险亏损后果应该有足够的认识。

最终,,一审判建行赔偿王女士全部损失和相应利息;二审维持原判,最后北京高院也直接驳回建行的再审申请,至此,银行需要赔偿王女士全部亏损。

那么,在其他基民需要自负盈亏的情况下,为什么王女士却可以得到全额赔偿?

银行为何会被判赔偿

从这个案例的判决书中我们可以发现,银行被判赔偿的原因主要有几条

1. 未履行适当性推介义务

在理财销售过程中,有一个原则是要求银行销售人员遵守的,那就是履行适当性推介义务,通俗点说就是把正确的产品推介给正确的人,王女士自2010年起就是建行恩济支行的客户,多次购买理财产品,在购买理财产品钱都要做风险评估,在风险评估问卷中,王女士在“以下哪项最能说明您的投资经验?问题“中选择了“大部分投资于存款、国债等,较少投资于股票基金等风险产品”选项,在问题“以下哪项描述最符合您的投资态度?”中选择了“保守投资,不希望本金损失,愿意承担一定幅度的收益波动”选项,以及在相关问题中“资产稳健增长”、“本金10%以内的损失会出现明显焦虑“等选项,最终根据评估结果确定王女士的风险评估结果为稳健型,而众所周知股票和股票型基金具有高风险、高收益的特点,与王女士左风险评估的最终评估结果—保守型客户并不相符、

对此,法院认为:如果银行明知王女士是保守型投资者,却向其推介了高风险的股票型基金,存在重大过错,即便是王女士主动要求购买高于自己承受能力的产品,按照相关金融监管要求,银行也应该让客户额外进行书面确认,而现在由于银行无法出示书面证明是王女士确认自己超出风险承受能力执意要,法院只能判定该支行未履行适当性推介义务,应该负有责任。

2.未履行充分告知义务

王女士称,在购买该股票型基金时,其仅在《证券投资基金投资人权益须知》和《投资人风险提示确认书》上签字,但没有看到相关的基金招募说明书及产品合同。而恩济支行称,其已向王女士口头说明了具体情况,并且在《证券投资基金投资人权益须知》对“什么是基金”等信息有详细的描述,在“基金投资风险提示”中以黑体加粗字体提示了投资风险,在《投资人风险提示确认书》的最后,王女士也按要求亲笔书写“已知晓风险并自愿承担损失的内容,银行已经履行充分告知义务,但并不能提供相应证据。因此,法院只能依法认定该支行未尽提示说明义务。

法院认为,王女士和恩济支行均确认,在王女士购买基金时,银行并未向王翔出示和提供基金合同及基金招募说明书,虽然王女士在《证券投资基金投资人权益须知》、《投资人风险提示确认书》上签字,但《证券投资基金投资人权益须知》、《投资人风险提示确认书》的内容系通用的一般性条款,未有关于王女士购买的基金的具体说明,所以没有尽到充分告知义务,因此认定恩济支行具有侵权过错,虽然王女士在《证券投资基金投资人权益须知》、《投资人风险提示确认书》上签字,但《证券投资基金投资人权益须知》、《投资人风险提示确认书》的内容系通用的一般性条款,未有关于王女士购买的基金的具体说明,而恩济支行提供其向王女士说明了基金合同及基金招募说明书的相关证据,因此最终认定未履行充分告知义务。

作为局外人,无法得知事发当时的真实情况,但从以上情况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银行输在了“没有证据”。

在相似的案例中,往往会出现客户和银行各执一词的情况,但2017年之后,在银行购买理财产品,无论是银行自身的产品,还是代销的产品,都已实施录音录像“双录”制度,说没说,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动作,都会有影像和声音记录,再举证,就有充分的证据了。

银行客户买基金被判赔

对未来的理财销售的影响

其实除了这个案件,在2019年8月7日,最高院发布了《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征求意见稿,我来为大家整理一下与本案相关,也对未来理财产品销售可能会带来影响的相关信息。

举证责任倒置,金融机构责任变重

在以往的纠纷中,无论是“存款变保险”还是“理财产品飞单”(飞单是指银行销售人员向客户推介银行允许范围外的产品),金融消费者想要证明自己是被误导销售,都需要举证银行误导自己的充分证据,而按照“新规”,举证责任将由银行承担,也就是说是金融消费者不用再提供被银行误导销售的证明,银行则需要证明没有误导客户,如果无法提供充分证明,那么银行将被认定为有误导客户的行为。

简单说,原本疑点利益归银行,现在疑点利率归客户。

产品信息要说“人话”

以往金融机构在履行充分告知义务中,产品说明书等文件,都是用格式条款,而且很多都是晦涩难懂的专业性术语,对于金融知识有限的普通老百姓很难理解,按照新规规定,销售机构不但要向金融消费者详尽介绍金融产品信息,而且黑得用用“一般人可以理解”的话语介绍产品信息,对于销售话术的要求更高了。

金融消费者的权利和义务

先说权利,在购买金融产品时,因发行机构或销售机构的过错而遭受损失,金融消费者有权要求二者共同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也就是说金融消费者可以要求任意一方承担全部赔偿责任,承担责任的一方事后再向对方追偿其应当承担的赔偿份额。

当然,如果是因为客户故意提供虚假信息而造成损失,销售机构可以免除相应责任;如果销售机构能证明自己的违规行为并没有影响客户的自主决定,销售方也可免除相应责任。

银行客户买基金被判赔

再说义务,金融消费者也有充分了解产品信息的义务,如果想确定是否是银行自主发行的理财产品,在购买前可以在中国理财网上根据以大写字母C开头的14位产品登记编码查询相关信息,如C2018123456789,也可以登录该行手机银行或网上银行查看产品信息,投资性质、风险等级等信息将一览无余;如果是想确认银行代销产品信息,可以根据银行网点公示的代销产品清单,到相应的基金公司或保险公司等官网查询基本信息。

通过这个案例,我们需要了解:金融机构应当严格履行适当性推介义务和充分告知义务的,否则金融消费者可以依法维权,同时金融消费者也应当履行充分了解产品信息的义务,这样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避免不必要的损失。

发表评论

评论已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