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股票挣了300万(靠炒股赚330万美元)

61b0ba27d0dbad2f660d508323009287

3月13号,比特币突破59000美元,再创历史新高,半小时内便爬上了微博热搜第七,阅读次数1.3亿,讨论人数直逼4000人。

对于这盛世,有人欢喜有人忧。

美图秀秀的掌门人蔡文胜,恐怕早已喜笑颜开,笑得合不拢嘴。

炒股票挣了300万

就在这前一周,蔡文胜豪掷4000万美元购买15000单位以太币和379.12单位比特币。

稍稍帮蔡文胜算一下,美图秀秀单是在比特币上,已经赚了差不多330万美元。

这样想来,此前买完币,蔡文胜发的朋友圈,倒又多了一股意气风发的味道:

“总要有人第一个吃螃蟹。这应该算香港上市公司第一家购买BTC数字货币吧,也算是全球第一家上市公司把ETH以太坊作为货币价值储备。”

然而,在有些商业大佬看来,这只是美图秀秀濒临绝境的一次绝地求生罢了。

毕竟,从2013年到2019年,美图秀秀累计亏损121.26亿元。2020年半年,又亏1600万元。

大举购买比特币和以太币是否能拉支离破碎的美图秀秀一把,不仅得看造化,还得看蔡文胜的野心。

炒股票挣了300万

农村穷小子摆地摊

1970年,蔡文胜出生在福建泉州石狮的一个破旧房屋里。

这里连排三间砖房,住满了二十几口人,都是蔡文胜的姑姑伯伯们。

他们对蔡文胜特别疼爱,伯伯们经常带着他到山上去摘花草,把花草拿到年幼的蔡文胜鼻子边,让他闻一闻。

姑姑们虽说没有受过教育,但个个都是“歌谣大赏”的选手。

她们经常将周围的一切编成一首首歌谣,唱给蔡文胜听。

哪家有什么好吃的,都会惦记着蔡文胜,一盘一盘地往蔡文胜家里拿。

炒股票挣了300万

在家里,蔡文胜被宠上了天,活脱脱像一个落魄家族的少爷,可他依然喜欢跟随父母下地干活。

种水稻、打花生、翻芝麻粒、晒谷穗,对于六岁的蔡文胜来说,小菜一碟。

蔡文胜除了喜欢干农活之外,他还常常跟着父亲到县城里摆摊做小生意。

父亲生怕孩子搅乱他做生意,每次开摊之前总要把蔡文胜撵得远远的,让他不要靠近摊位。

不能接近摊位,蔡文胜只能蹲在不远处的小角落,偷偷看爸爸卖东西。

看着爸爸卖东西,跟着爸爸到处进货,渐渐地,蔡文胜知道了什么顾客喜欢什么小玩意:

打着领带穿着西装的男人,最喜欢买那些中看不中用的打火机;

围着围巾挺着大肚子的妇女,最喜欢买那些便宜的化妆粉饼;

放学路过小摊的小学生,最喜欢那些外形设计特别的笔、橡皮擦等等。

明白这些道理的时候,他才8岁。

别人的8岁,想方设法地想多一点玩耍的时间,而穷人家孩子,想的总是吃和钱。

八岁,蔡文胜的脑子里早就钻满了各种赚钱的想法。

由于父亲有进货资源,蔡文胜便轻而易举地拿到了资源。

他知道,早上最热销的是油条,于是每天天还未亮,蔡文胜已经利索地披上衣服,穿上那双几乎没有鞋底,只有鞋面的鞋,扛着小筐包,到街上吆喝。

炒股票挣了300万

他知道,夏天的爆款就是冰棍,天气热,各家各户的小孩都坐不住,都喜欢在街上乱窜,这时候他的冰棍就有市场了。

那年夏天,即使石狮市的太阳有多大,蔡文胜都要背着一个泡沫箱子,在街上来来回回跑。

一圈下来,箱子里的冰棍也少了百分之七八十。

蔡文胜几年的学费,都是靠自己的一声声买卖吆喝而来的。

家里虽然穷,但父母坚持让蔡文胜上学,不能放弃学业,可蔡文胜一天天只想着赚钱。

在他看来,知识是虚的,只有拿在手上的钱才是真金白银、实实在在的。

14岁那年,跟蔡文胜拜过把子的蔡宝忠从香港回来,给蔡文胜带了一条20块的裤子。

蔡文胜第一次见过做工这么精细、新得发光的裤子,20块对他来说更是想都没想过,见都没见过。

蔡宝忠告诉蔡文胜,自己每个月能赚3000块,全靠买卖,蔡文胜惊得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当时的我觉得,如果自己也能赚那么多钱,人生就圆满了。”

蔡文胜的赚钱心被蔡宝忠勾得痒痒的,自从见了蔡宝忠之后,他满脑子都是赚钱,根本无心学习。

1985年,蔡文胜扔下了高二的数学课本,转头就跟老师提出辍学。

他拉上中学同学姜盈谦,各自从家里借来500块,一起搭车到县城进货,回来就在石狮大仑街摆地摊。

炒股票挣了300万

他们卖计算机、打火机、化妆粉饼、笔、作业本、音乐磁带、录像带等等,几乎什么都有。

一天下来,两人能赚上百块,每次赚了钱,蔡文胜既不存起来,也不买小零食吃,他拉着姜盈谦到香烟店买一包万宝路。

买完万宝路,他们就一人左嘴角叼一条,右嘴角咬一条,勾肩搭背地在大街小巷窜来窜去。

当时的年轻人没钱,买烟只能一根一根地买,抽上一根,一周的烦恼全无。

因而当时对蔡文胜他们来说,能靠自己买来一包烟,算得上是人上人了。

那时候,对蔡文胜来说,有钱就有了面子,有了面子才能有人生。

炒股票挣了300万

收不住的欲望,守不住的钱

原本蔡文胜想着,能靠摆地摊养活自己,没什么问题,直到那次城管巡逻,瞟见了蔡文胜摊位上的打火机。

打火机左右面各印着穿比基尼的美女照,蔡文胜与同伴被以“有伤风化”的罪名拘留了一个星期。

从拘留所出来后,蔡文胜仍埋头摆地摊,靠着他那双能说会道的嘴,再加上他细腻的洞察力,仅过一年,蔡文胜赚来了一条金项链。

1989年,19岁的他,又换来了一辆摩托车。

炒股票挣了300万

买到摩托车的那一天,蔡文胜连摊都不摆了,骑着它到处逛,到广东、江西旅游。

当蔡文胜开着摩托车经过小姑娘时,总会不自觉地放慢速度,享受她们向他投来的眼光。

当时的蔡文胜,只知道赚钱,赚到了钱就花钱,丝毫没想过钱除了花,还有什么作用。

直到后来,兄弟蔡宝忠请蔡文胜到香港玩,请他吃麦当劳,还带他到银行,教他使用ATM机。

那时,蔡文胜才知道,还有ATM机这种东西,

“我金钱概念的启蒙,就是来自宝忠。”

回到家后,蔡文胜把所有的积蓄清点了一遍之后,把钱存放了起来。

1995年,互联网之风吹遍中国大地,蔡文胜知道信息时代即将来临,信息咨询将会特别有市场。

蔡文胜立即四处寻求投资,最后找到了王春风,两人一起创办了泉州百业信息,这是最早的工商黄页,比马云创办的的中国黄页时间还早。

虽说抓住了大趋势,但技术不精,环境闭塞,再好的开头也是白搭。

没过多久,泉州百业信息就垮了。

第一次实实在在的创业梦,瞬间碎得七零八落,蔡文胜一下子就蔫了。

炒股票挣了300万

堂哥用自己的创业经历,鼓励蔡文胜再来一次。不得不说,堂哥蔡炯明这一筒鸡血真的打进了蔡文胜的心。

1995年,25岁的蔡文胜离开石狮,到菲律宾做国际贸易。

然而这次淘金之路,走得也不太顺畅。

在菲律宾挣扎了五年后,蔡文胜决定及时止损,带着仅剩的35万港币,准备换一个地方,继续捞金。

转机时路过香港,而此时的香港不比8年前他刚来的时候。

1999年,香港人都在热衷于炒股,都做着一夜暴富的美梦。

当时大家见面,第一句不是“你食咗饭未啊?”,而问“你买盈科咗冇?”

盈科股票的出现,对于有些香港人来说,如同救世主,一手将泥沼中的穷人拉上天堂。

几天之内,盈科市值从百亿跃升到两千亿,甚至跻身香港TOP10。

炒股票挣了300万

盈科瞬间成为香港人的心头宝。路过香港的蔡文胜也心动了,二话不说,就从自己的账户上划出30万港币丢进股市。

那一年,盈科股票几乎气都不用喘,一直往上涨,蔡文胜高兴坏了,打电话给已在澳洲的妻子时,拿电话的手都在发抖。

蔡文胜抑制不住心里的激动说:“你们快点回来!我能把30万变成100万,明年我的30万就是1000万了。”

可当盈科涨到每股20港币时,蔡文胜心想事事到了最高点必会触顶反弹,马上将手上的股票全部卖出,赚了100万。

结果真如蔡文胜所想的那样,盈科股票涨到每股28块时,坐着过山车从最高处极速地往下滑,一直跌到出厂价。

这头哀嚎遍野,蔡文胜那头暗暗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如同劫后余生般地舒了一口气。

炒股票挣了300万

域名大王

尝到了成功的味道,蔡文胜可没有那么轻易满足,他在寻找着另外一条暴富路。

当时,有个新闻引起了蔡文胜的注意:一个域名,Business,卖了750万美金。

蔡文胜难以置信,一个普普通通的域名竟然值百万美元。

当时注册一个域名需要220块,蔡文胜心想这几百块的东西能赚回几百万,这种生意稳赚不赔。

“这太符合我的胃口了,因为我就喜欢干那种一块钱赚一百块的事,一块钱赚五块的事实在太慢了。”

蔡文胜头脑一热,连续注册了一千多个域名,定价50万,然后翘着二郎腿,等着顾客上门买。

结果,无人问津,蔡文胜左思右想,都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炒股票挣了300万

有一天,终于来了一个顾客,可顾客看过后,骂了一句:“注册的域名都是垃圾,还敢开价50万。”

蔡文胜烦闷无聊,到互联网论坛寻求帮助,这时一个化妆品厂打工的小伙子张立告诉他:

“英语得好,技术得精,打字速度也要提上来,域名不单单是注册那么容易。”

一人精一行,蔡文胜自知读书少,能力有限,单靠自己的努力,很难做出一个精美的域名。

于是,蔡文胜软磨硬泡,把远在武汉的张立拉拢到了厦门,跟他一起创业。

“张立是第一个教会我网页可以前进后退、右键功能、软件下载的人。”

张立也特别给力,一来就建了数据库,仔细筛选合适的域名。

同时,张立还到处捞那些未续费而闲置的域名。

有一天,就被张立捞到了一个重量级的域名FM365,来自于联想,当时这个域名有10万人在抢。

张立告诉蔡文胜,一定要拿下这个域名,这个域名未来市值一定会超过我们现在所有的域名。

最后,FM365在激烈的竞争市场里,慢慢地掉到了蔡文胜的手上。

炒股票挣了300万

之后,联想想要买回FM365,双方早已谈妥价格120万美元。

可第二天蔡文胜到了北京,听完联想副总的一句话后,将域名免费归还联想。

联想的副总说:“小伙子,你挺适合创业的,我建议你免费地将这个域名卖回联想,日后你在北京创业,有联想这个大靠山,资源什么的都不用怕……”

蔡文胜想了一晚上,他确实想过创业,可也不知道一旦把域名白白拱手让人,联想日后会不会翻脸不认人,120万对一个经历过几次失败的人来说,如同一笔巨款。

可最后,蔡文胜愿意赌一把,赌赢了就是无穷无尽的资源,赌输了,就当做生意亏损了120万吧。

最后蔡文胜赌没赌赢,不清楚,但可以知道的是,一个平民小子分文不收地将域名归还联想的事,传遍了互联网圈。

蔡文胜第一次在互联网圈“拥有了名字”,还因此认识了许多商业大佬,包括雷军。

炒股票挣了300万炒股票挣了300万

创建导航网站,创办美图

2003年,蔡文胜拿着三年赚来的钱,拉上三个小伙伴,一起创办了导航网站265.com。

创办这个网站的契机来自于做域名时的灵感,当时蔡文胜手上有很多有价值的域名,其中有一个域名一天有10万流量。

炒股票挣了300万

分析了一番,才发现网民当时想去搜狐,结果搞错了,搜狐比蔡文胜的域名多了一个hu。

蔡文胜心想要是有一款网站,可以带着网民准确无误地去到想去的网站,肯定很有市场。

2004年,蔡文胜的导航网站日流量超过300万,让他赚得盆满钵满。

IDG带着100万投资了蔡文胜,蔡文胜借此机会将265搬到了北京。

纵观IDG所有的投资对象,蔡文胜放在哪一队列里都显得不太妥帖。

因为蔡文胜可能是唯一一个高中学历,没带商业计划书、不做ppt来宣传自己产品的人。

蔡文胜估计是个另类的创业家,他从来不会看商业计划书,他信任一个人的实力,看的都是实干,而不是纸上谈兵。

只有行动,才能检验设想。

之后,蔡文胜又将265.com卖给了谷歌,获得千万美元资金,马不停蹄地去投资4399游戏,入股大旗网。

2013年,又与同伴吴欣鸿一起创办了美图秀秀,三年后,美图登陆港交所,整体市值近46亿美元,成为继2004年腾讯上市后十年来香港股市最大规模的科技IPO。

炒股票挣了300万

而这时候,蔡文胜除了拥有美图公司38.32%股份,旗下还有58同城、暴风集团等上百家上市企业,身价猛增105亿。

2016年,蔡文胜在胡润IT富豪榜上排名35。

然而,一个爹再怎么努力,也抵不过一个儿倒打一靶。

蔡文胜在前面冲锋陷阵,儿子在后拼命打爹。

2017年,美图秀秀刚上市不久,就被爆出蔡文胜的儿子非法抛售美图股票,前后套现9亿元。

美图秀秀还没来得及走上顶峰,就开始面临声誉受损的问题。

一波未平 一波又起。之后蔡文胜本人又被一家投资公司爆偷税漏税,总共3.6亿元。

而蔡文胜晒出自己的缴税证明,声称自己没有偷税漏税。

从证明上看,蔡文胜一个月就缴了1.287亿元的个人所得税。

这金额大得让围观的人目瞪口呆,普通人想象不了富人的乐趣。

而即使蔡文胜洗清了自己的冤屈,美图秀秀却像扶不起的阿斗,越发展越倒退。

炒股票挣了300万

(美图2018年—2019年主要运营数据表)

更何况现如今,市场上多了许多同款功能的相机软件,美图秀秀的可替代性就越强了。

蔡文胜企图以币圈来挽救美图,是自救还是垂死挣扎,很难说。

毕竟,美图秀秀只能美化照片,并不能美化事实。

-end-

作者:罗小洁

发表评论

评论已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