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丽盛股票重组后势(普丽盛借壳添变数)

富凯摘要上市当年净利大跌,连番收购难以改善,此番借壳的IDC概念,已经被市场多次炒作。

作者|蓝月

尽管节后市场走势偏弱,但去年已暴涨1.4倍的普丽盛在曝出业绩亏损后,依然创出近五年的新高,走势相当强劲。上市6年来,普丽盛业绩不佳,如今再度祭出了卖壳重组的大招,公司真能“乌鸡变凤凰”吗?

普丽盛股票重组后势

业绩亏损依然大涨

普丽盛日前发布的业绩预告预计,公司去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2.2亿元-2.5亿元,同比下降1741.11%-1964.89%,由盈转亏;基本每股收益-2.20元/股至-2.50元/股。

对于业绩亏损,公司解释称,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公司主要下游客户需求延缓,公司业务开展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导致营业收入大幅下降。去年公司及子公司江苏普华盛包装科技有限公司生产场地进行了搬迁,对部分存货资产进行了处置,同时公司根据诉讼等实际情况对存货、应收账款等资产计提了各项资产减值准备,对公司净利润造成较大的影响。

其实,普丽盛去年亏损早在预料之中。三季报显示,公司去年实现营收3.13亿元,同比下滑25%;净利润亏损6189万元。

然而,业绩亏损却并未影响公司股价。普丽盛去年股价暴涨1.4倍,今年表现也相当抢眼。其中,2月份在大盘冲高回落的背景下,该股却逆势大涨逾五成,成为当之无愧的的牛股。

普丽盛之所以暴涨,与公司去年10月底停牌筹划重组有关,公司拟通过资产置换,注入国内IDC龙头企业润泽科技。在去年11月12日复牌后,该股收出了连续两个20%的涨停板。

从炒作该股背后的资金来看,以游资为主。当时龙虎榜数据显示,华泰证券深圳龙岗大道营业部、华泰证券上海武定路营业部、华泰证券上海共和新路营业部、华泰证券上海普陀区江宁路营业部、华融证券深圳深南大道营业部等游资席位现身前五大买入席位。

截至去年三季度末,公司前十大流通股股东除了大股东和一个创投公司,其余全部为个人股东,而人均持股却高达1.35万股,最近一年多持股集中度不断提升。从走势和持股来看,存在游资私募控盘的迹象。

借壳能否成功存疑

资料显示,普丽盛2015年4月24日登陆创业板,公司主要经营液态食品包装机械和纸铝复合无菌包装材料的研发、生产与销售,公司目前主要产品为灌装机系列设备、前处理系列设备、纸铝复合无菌包装材料和浓缩干燥设备等。

上市当年,公司业绩便出现了下滑。2015年,普丽盛实现营业收入5.41亿元,同比下滑7%,净利润5006.53万元,同比下降45%。随后,普丽盛开启了并购之路,2015年底公司斥资3.57亿元受让了陕西黑牛等部分机器设备;2017年5月,公司又以1750万欧元的对价完成收购了意大利乳品及饮料装备供应商,意图进军海外市场并加快整合国内外产业资源。

然而,并购并未提振公司业绩。数据显示,2017年公司实现净利润875万元,扣非净利润亏损376万元;2018年公司亏损2.4亿元,2019年实现净利润1340万元。由此不难看出,普丽盛这几年基本徘徊在盈利和亏损之间。

普丽盛股票重组后势

去年10月底,普丽盛再度祭出了重组方案。去年11月11日晚上,普丽盛公告称,公司拟置入资产为润泽科技100%股权,公司系国内大型第三方数据中心(IDC)服务商之一。这次交易预计构成重组上市,即润泽科技借壳普丽盛上市。公司也是创业板注册制后的首单借壳上市案例。若上述交易顺利完成,公司的控股股东将由新疆大容变更为京津冀润泽,实际控制人也变更为周超男。

数据显示,2017年-2019年及2020年前三季度,润泽科技营业收入为2.46亿元、6.29亿元、9.9亿元、9.92亿元,对应净利润分别为-1.69亿元、-0.78亿元、1.88亿元、2.8亿元。

2019年12月16日,周战红、任伟达分别受让6%、5%股权,金额分别为7572万元、6310万元。此外,陈阳也受让6.8%股权,总价9203万元。

不约而同的是,6个月限售期过后,周战红和任伟达减持了部分股票,持股比例低于5%;陈阳紧跟其后,也减持了部分股份,将持股比例控制在5%以下。由此,三人可以自由买卖,不受信披、短线交易的约束。

创业板目前仍未出现成功借壳上市的案例。吉药控股曾在新规发布后宣布计划收购修正药业,不过仅一个多星期便宣布终止;去年5月,首家宣布借壳的爱司凯同样转型IDC,至今仍处问询中,能否成功仍是未知之数。

普丽盛的借壳重组方案尚需董事会再次审议及股东大会审议,然而再向深交所申报,能否顺利通过审议仍存变数,而目前股价却已高高在上,其风险不言而喻。

免责声明

富凯财经所发布的信息均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投资风险自担

本文由富凯财经原创,转载联系后台,侵权必究!

发表评论

评论已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