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强大起来科创板(科创板能否撑起中国企业)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陈一良

12月2日,由青岛市人民政府和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民营企业研究中心联合主办全球独角兽企业500强大会在青岛举行,会议发布了《数字经济先锋:全球独角兽企业500强报告(2020)》及“2020全球独角兽企业500强榜单”。

报告显示,2020年全球独角兽企业500强中,来自中国和美国的独角兽企业占比达81.8%。中国企业数量和估值仍居世界第一,分别为217家和9376.90亿美元,实现两连冠。

无独有偶,当地时间12月2日,美众议院表决通过《外国公司问责法》(Holding Foreign Companies Accountable Act)。法案要求,如果一家外国公司不能证明其不受外国政府控制,或者美国公众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CAOB)无法连续三年对其进行审计,则该公司的证券将被禁止在美国交易所交易。

市场普遍认为,该法案主要针对中国企业。受此影响,部分热门中概股出现跳水行情。有分析人士提出,科创板、港交所未来或将成为中国独角兽企业上市的首选地。

几乎在同一时间点发生的这两个事件,让诸多中国独角兽企业成为了镁光灯下的焦点。

崛起受益于国内巨大消费市场

《数字经济先锋:全球独角兽企业500强报告(2020)》显示,2020年中国独角兽企业数量为217家,美国企业为192家,排名第三至第五的印度、英国和韩国,仅分别拥有19家、18家、12家。

中国经济强大起来科创板

全球独角兽企业500强评价标准主要是,公司估值在70亿元人民币(10亿美元)以上;拥有独创性或颠覆性技术;拥有难以复制的商业模式;成立时间10年左右;符合现行政策导向,不存在重大负面舆情。

近年来,全球独角兽企业的分布越发向中美两国集中。

12月4日,对于独角兽企业为何集中出现在中美两国这一问题,全球独角兽企业500强大会秘书长解树江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独角兽企业的成长有六大内部要素,比如异质型企业家精神、独创性或颠覆性的技术、难以复制的商业模式和持续的资本赋能等。

另外,独角兽企业在一个国家的成长还需要两个必不可少的外部条件,那就是较大的市场容量和良好的创新生态。

“无论从人才、研发,还是从资本、政策角度看,中美两国的创新生态都具有全球竞争力。”解树江说。

解树江提出,从独角兽企业成长的六大内部要素和两个外部条件来看,“全球主要国家中,中美两国显然是最有益于独角兽企业成长的,两国在全球独角兽企业500强中双强鼎立的格局在短期内不会改变。”

解树江认为,中国独角兽企业的快速发展,首先应归功于中国巨大的市场规模。

据海关数据,中国已连续10年保持世界第二大进口国地位。在新冠疫情影响之下,2020年1至10月,中国进出口总额达25.95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1%,规模创历史同期新高。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在11月29日举行的第十八届中国改革论坛上表示,2019年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首次突破40万亿元人民币,相比2015年增长42%以上,中国即将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消费品零售市场。

科创板、港交所或将成为中国独角兽企业上市首选

在独角兽企业成长过程中,资本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高投入和高风险决定了科技创新企业必须借助资本的力量实现成长,资本的支持是科技创新企业从初创公司跨越成为独角兽,进而登陆资本市场的关键要素。”解树江说。

中国经济强大起来科创板

《数字经济先锋:全球独角兽企业500强报告(2020)》显示,在全球独角兽企业500强的投资中,美国投资机构一共投中了489家,中国投资机构投中了356家,两者差距较为明显,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和纽交所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都是中国独角兽企业上市的重要选择,大量美国投资者借此分享了中国经济增长的果实。

据2020全球独角兽企业500强数据显示,最近一年上市的31家全球独角兽企业500强中,有13家选择了在纳斯达克进行上市,9家在纽交所上市,合计占比71%。美国资本市场受到了包括中国独角兽企业在内的全球企业的青睐。

然而,受中美企业上市政策变化的影响,未来或将有越来越多的中国独角兽企业转向中国资本市场。

在12月2日举行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针对美国众议院本周可能会通过关于限制中国公司在美上市的议案的提问,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在资本市场已经高度全球化的今天,有关各方开诚布公地加强跨境监管合作,就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等议题来加强对话和合作才是解决问题的正道。我们坚决反对将证券监管政治化的做法。我们希望美方能够为外国的企业在美国投资和经营提供公平公正的环境,而不是想方设法设置层层障碍。”

当地时间12月2日,美众议院表决通过《外国公司问责法》,该法案中有条款要求中国在美上市公司证明其不受政府控制,并按美国法律要求提供审计工作底稿。已经在美上市的中国企业如不遵守该法律,可能会被美国证券监管机构以违反美国法律为由责令摘牌。

对此,解树江认为,美众议院表决通过的《外国公司问责法》具有政治性,歧视性和不确定性。

首先,该法案有明显的政治性,有强制中国公司从美国证券市场退市的意图,而非基于证券监管的专业考虑。

其次,该法案有歧视性,专门针对中国公司。从法案内容来看,该法案对外国发行人提出的额外披露要求,包括证明自身不被外国政府所有或控制,披露董事会里共产党官员姓名、共产党党章是否写入公司章程等,具有明显的歧视性。

再者,该法案会影响投资者对在美上市公司运营前景的判断,公司的市值管理、公司的价值评估都会受到法案可能产生的不确定性的影响。

“该法案会让部分隐形独角兽企业放弃在美国上市的优先考虑,进而选择在中国的资本市场(科创板、创业板和港交所等)上市,这势必对美国资本市场会产生消极影响。来自中国的上市企业是美国股票市场最重要的外国上市公司群体之一,总市值超万亿美元。来自中国的上市公司数量的减少,将会削弱美国资本市场的竞争力。”解树江说。

解树江提出,该法案或将对中国资本市场产生积极影响。

“2020年上半年,上交所IPO募集资金154亿美元,全球排名由去年同期第五名跃升至第二名,与第一名纳斯达克相差仅8亿美元。此外,深交所排名全球第五,IPO募集资金39亿美元。越来越多的隐形独角兽企业和独角兽企业选择在中国资本市场上市,这将进一步增强中国资本市场的竞争力,并让广大的中国投资者分享科创企业成长的成果。”解树江说。

独角兽企业如何登陆科创板

科创板定位于科创企业的上市,其在退市、股权激励、持续督导等方面均结合科创企业的实际情况作了差异化的调整,这大幅度提升了其在资本市场的吸引力。

从2019年7月22日开市至今,科创板已吸引170余家企业上市,总市值超2.8万亿元,其中就有4家2020全球独角兽企业500强。

12月2日,接近上海证券交易所的知情人士王平在2020全球独角兽企业500强大会上表示,上交所对希望登陆科创板的企业有下面四方面的要求,分别是符合科创板定位、符合科创板发行条件、符合科创板上市条件、符合科创板信息披露要求。

从行业领域来看,科创板主要重点支持6+1行业领域,即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新材料、新能源、节能环保、生物医药,以及符合科创板定位的其它领域。

王平指出,3月27号证监会和上交所推出了科创板评价指引,产生了一个量化指标以帮助企业判断自身是否符合科创板上市要求,具体指标体系分为3项常规指标和5项例外条款,企业只需符合3项常规指标或者5个例外中的一项就符合科创板上市的前提条件。

“三项常规指标,主要指最近三年的研发投入占三年累计营业收入比例5%以上,或者最近三年研发投入六千万以上,软件企业由于研发投入较高,所以要求10%以上。第二是形成主营业务收入的发明专利要达到5项以上,软件企业除外。最后一点是企业最近三年营业收入复合增长率达到 20%,或者最近一年企业营业收入达到三亿元。”王平说。

针对5项例外条款,王平解释,5项例外主要指发行人拥有的核心技术经国家主管部门认定具有国际领先、引领作用或者对于国家战略具有重大意义;发行人作为主要参与单位或者发行人的核心技术人员作为主要参与人员,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国家自然科学奖、国家技术发明奖,并将相关技术运用于公司主营业务;发行人独立或者牵头承担与主营业务和核心技术相关的“国家重大科技专项”项目;发行人依靠核心技术形成的主要产品(服务),属于国家鼓励、支持和推动的关键设备、关键产品、关键零部件、关键材料等,并实现了进口替代;形成核心技术和主营业务收入的发明专利(含国防专利)合计 50 项以上。

经过一年多的发展,科创板注册制审核上升到2.0,也就是“一个不变和四个变化”。

王平介绍,“一个不变是指以信息披露为核心不变,这也是注册制的应有之意,四个变化,是指注册制审核变得更精准,更高效,更务实,更协同,这是审核经验提升的必然结果。”

自从开市以来,科创板创造了中国资本市场多个第一:第一家“科创板+H”公司上市,第一家同股不同权公司上市,第一家无收入无盈利公司上市,第一家红筹回归公司在科创板上市。

王平提醒独角兽企业,科创板发行条件比较简单,但在实务过程中仍然涉及到比较繁杂的内容,他建议,“企业要找券商、会计师、律师进场对企业经营进行较早的规范”。

“上交所有完善的企业服务体系,专门设立了发行上市中心,给企业提供专业化、全程式的服务,这也是一种公共服务,希望能培育一批优质的企业登陆资本市场。”王平说。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王平”为化名)

责编:杨百会

(版权属《中国经济周刊》杂志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发表评论

评论已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