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轻松闯科创板销售费用(倍轻松闯科创板)

文 | 杨万里

6月24日,深圳市倍轻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倍轻松”)的上市申请获得上交所受理。

倍轻松闯科创板销售费用

倍轻松主要从事智能便携按摩器的设计、研发、生产、销售及服务,包括健脑、健眼、健颈等各类专业电子保健产品。

我们查询招股书申报稿发现,倍轻松是一家“重销售”的企业,具体表现为近三年销售费用达研发费用的7倍、销售费用率高于同行,销售人员占总员工人数比例超七成且高于同行。此外,倍轻松董事长被认定为核心技术人员之事被市场争议。

这家自称“技术驱动型”却体现着“销售基因”的企业,凭啥闯关科创板?

销售费用率超同行,销售人员占比超七成

在招股书中,倍轻松自称“公司系技术驱动型的创新科技公司”。不过,将研发支出费用与销售费用对比以及查询员工专业构成后,会发现倍轻松更“重销售”。

2017至2019年,倍轻松的销售费用分别为12893.74 万元、18294.29万元和28653.54 万元,近三年销售费用合计为59841.57万元。再看研发支出情况,2017至2019年,倍轻松的研发费用分别为1866.14 万元、2557.80 万元和4065.67万元,近三年研发费用合计为8489.61万元。

经计算,近三年倍轻松的销售费用达到研发费用支出的7.04倍。

再与同行对比,数据显示,近三年倍轻松的销售费用率皆高于同行20个百分点以上。

倍轻松闯科创板销售费用

资料来源于倍轻松招股书申报稿

2017年至2019年,倍轻松的销售费用率分别为36.07%、36.01%和41.28%。同期,行业平均销售费用率分别为10.76%、11.82%和14.07%。倍轻松的销售费用率分别比行业均值高出25.31个百分点,24.19个百分点和27.21个百分点。

此外,倍轻松的销售人员远远多于研发人员。2019年,倍轻松906位员工中,销售人员达645人,占总人数比例为71.19%,而研发人员仅为78人,占总人数比例为8.61%。销售人员比研发人员多567人。

倍轻松闯科创板销售费用

资料来源于倍轻松招股书申报稿

再看同行可比公司奥佳华,2019年财报显示,10135位员工中,销售人员达1710人,占总人数比例为16.87%;技术人员达903人,占总人数比例为8.9%。经数据对比,倍轻松的销售人员占总员工比例高出奥佳华的销售人员占总员工比例54.32个百分点。

值得关注的是,无论是申请IPO还是已上市的公司,监管部门以及投资者都对“重销售”这一现象较为关注。

典型例子如下:

2019年8月,成都苑东生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一度终止科创板IPO申请。该公司给出的理由是“战略调整”,但其存在的销售费用率高企现象一直饱受质疑。2016至2018年,苑东生物的销售费用占营收比重均超40%,其中推广服务费占据大头。上交所在首轮问询函中,便针对推广服务费用过高的问题提出了质疑。

已在科创板上市的南微医学(688029)曾拟于2017年登陆上交所主板,但到了2018年3月,IPO审查突然终止。有市场人士认为,南微医学过高的销售费用可能是个影响因素。

已在上交所主板上市的麦迪科技(603990)在2016年IPO过程里,证监会在上市审查中,两度问询有关销售费用的问题,要求保荐机构对发行人各产品具体推广方式以及具体开展情况,相关费用支出效果情况进行核查并发表意见。

再看倍轻松,近三年销售费用达研发费用的7倍,销售费用率高于同行20多个百分点,该公司的“销售基因”更明显。在接下来受理过程中,上交所会对此类现象提出问询吗?有待观察。

董事长技术背景存争议

招股书显示,倍轻松的核心技术人员分别为马学军、陈晴、王少华和杜斐。

倍轻松闯科创板销售费用

资料来源于倍轻松招股书申报稿

倍轻松介绍道,“马学军在研发方面的主要贡献包括组建并领导公司的核心技术团队,指导和培养技术人才....”

然而,拥有职高学历董事长、总经理马学军被认定为核心技术人员一事被投资者争议。梳理履历来看,马董学军的技术背景值得商榷。

马学军在1993年8月至1994年12月期间就职于台湾富豪食品有限公司业务部,任销售主管;

在1995年2月至1996年2月期间就职于深圳西格玛销售中心,任销售经理;

在1996年9月至2001年9月期间就职于深圳市倍轻松保健用品实业有限公司,任董事长兼总经理;

在2001年9月至2004年6月期间就职于深圳市倍轻松保健用品实业有限公司,任董事长;

在2001 年 8 月至今就职于轻松有限、轻松股份及公司,任董事长、总经理。

从资料可以看出,马学军的多数履历与销售和管理有关,与技术有关的履历暂未看到。倍轻松将董事长认定为核心技术人员,是否合适呢?

要注意的是,闯关科创板IPO的企业海德曼就因实控人被认定为核心技术人员一事,此前被上交所问询。资料显示,高长泉的履历中大多涉及的是教育、管理经历等。

倍轻松闯科创板销售费用

资料来源于海德曼审核问询函的回复

对此,上交所在问询函中要求说明,发行人核心技术人员的认定标准以及实际控制人高长泉被认定为核心技术人员的原因,是否符合前述标准。

相似的一幕会出现在倍轻松上吗?后面就得关注倍轻松的问询函。

综合看,倍轻松存在“重销售”现象,在IPO受理过程中可能会遭问询。此外,董事长马学军被认定为核心技术人员有待进一步解释。倍轻松能否成功闯关科创板以及后续资本市场表现如何,我们将继续保持关注。

发表评论

评论已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