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为什么有理财(银行理财产品从何而来)

银行为什么有理财

赵志敏(资料图/图)

(本文首发于2017年7月27日《南方周末》)

◉ 编者按

2017年7月13-16日,2017财富管理传媒促进计划在昆山杜克大学举办首次公益培训班。该计划由南方周末发起,诺亚财富和以诺教育提供专业支持。来自监管层、财富管理业界以及传媒界的专家学者对财富管理领域传媒工作者进行了培训。南方周末精选部分授课内容,以飨读者。

中国的理财产品差不多是从2003年开始发展起来的。当时,我们做的全都是外币的结构性产品,目的也是丰富金融工具。

2004年、2005年的时候,光大银行首先推出了人民币理财产品,打破了市场的限制。我们把银行间市场的债券、高信用等级的债券,包装成产品卖给投资人,这个创新还是非常有历史意义的。当时整个市场都是卖外币理财产品。

这个产品出来以后,结算是用人民币,做的是境内银行市场,所以奠定了以后整个理财市场的发展方向,重心全部转移到人民币的固定收益理财市场。

最开始,银行理财产品是保本保最低收益,后来发展到不保本,再到隐性担保、刚性兑付的阶段。监管层未来是希望破除刚性兑付,但现在还很难。我觉得会从信托行业先破除刚性兑付,但是银行业的刚性兑付什么时候破除还真的很难说,因为它的体量真的太大了,大概现在有29万亿的规模。

银行理财业务后来发生了很多变化。到了2008年,银行理财主要投向低风险的债券、非标业务(这个非标是有银行担保的),包括打新股产品当时也比较火热。它当时主流的模式就是在市场分割情况下的跨市场套利,这是当时设计的一个逻辑。

2008年到2010年,监管层禁止银行给信托和企业做担保,意味着它的风险要比之前高很多。这时银行就会主动去发行拆分的信用贷款项目。

2010年以后,银行觉得针对每个项目去拆不过瘾,它要做一个很大的SPV(特殊目的机构),把资产全部装到SPV里面去,这头装资金,那头拆资产,可以装进去,当时在三四年的时间里发展非常迅猛。监管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雷区很多。

老百姓投资理财产品,是因为其预期收益要高于储蓄存款,那么,它的超额收益来自哪里?

首先是突破监管管制带来的无风险套利机会,特别是在国内,很多市场是割裂的,可能适合机构投资,个人投资是无法参与的。通过理财产品的设计和价位的安排,我们可以打破监管的限制、地域的限制,让个人投资通过发行机构来实现参与,来参与一些以往参与不到的市场。

第二就是风险收益,就是我们愿意承担这个信用风险,包括市场风险所带来的潜在收益,这个很好理解。

第三就是交易能力,择时、择期、选股等,通过捕捉市场有利的时机来增强这个资金收益。

就整体理财产品来看,它的投资渠道是什么,它的底层资产到底是哪些东西?

首先它可以做一些原生的金融产品投资,股票、债权、商品、信托、房地产等都是原生金融资产;另一块就是衍生金融资产,包括期权、远期、掉期,包括结构化的一些存款,结构化的票据等。

理财的类别比较多,按照基础产品挂钩来分,可以分为与利率、汇率、信用、商品等关联的各种产品,会有非常多的底层资产的投向。根据产品的风险度分为:保本型、保本不确定收益型、非保本浮动收益型等等。另外就是跨市场、单币种、双币种等。

从发行主体来看,现在理财产品的发行机构的边界越来越模糊。我们比较熟悉的就是银行系,还有信托系、券商基金系、保险系。另外就是一些非金融机构,比如说P2P、互联网金融。

银行系的理财产品,九成以上的投资者买的都是固定收益的产品。固定收益产品,投资的都是银行间市场、交易所市场、货币市场、非标类资产等,基本上是一个投资范围相对比较安全的领域。

其实从法律的关系来说,投资固定收益产品的过程中,银行和投资人之间并不是委托代理理财的关系,而更像一个债权债务的关系。银行是一个债务人,投资人是债权人,给一个固定的收益。真正做理财应该是委托的关系,你是委托人,银行是受托人。

2013年以后,银监会致力于让这些银行去发行一些类基金产品,也就是说并不承诺投资人固定收益,而是最多给一个业绩比较基准,它和开放式的基金有点类似,每个星期或者以其他的频率定期公布它的净值。投资人是根据净值去购买产品,或者根据净值去赎回产品,这是未来监管机构特别想把理财产品转化为类基金产品的一个方向。但实际上很难,2013年到2017年,整个市场这种产品还是非常少,可能在未来一段时间也很难去转换。

理财产品的风险大概有12种,包括市场风险、利率风险、汇率风险、信用风险等。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主体风险,这是近几年来新的风险动向,最近几年的互联网金融行业突飞猛进,带来了很多主体风险。

主体风险是很多投资人,特别是年纪大的投资人经常忽视的。因为他们根本不在乎谁发的产品,他看到带着中字头的,或者股东背景是国资的,或者是某个名人站台的,或者在央视做过广告的,就觉得这个增信很强大。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要看发行机构的主体的风险。看它的主体具有哪些资质。投资人教育是远远不够的,老年群体上当受骗的案件还是比较多,所以说我们要非常关注这个市场的主体问题。

(赵志敏为资深理财专家)

发表评论

评论已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