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0年上海橡胶股票案(清末上海橡胶股票风暴亡国始末)

上海离上次股灾已经过去20多年了,资本家跟十里洋场的大玩家换了一茬又一茬。大家对上次股灾的记忆已经模糊,问一声街上卖报的报童已经没人知道这么遥远的故事了。而上海做为远东重要的金融和贸易中心经济的发展非常强劲,各个列强在上海滩不断逐力暗流涌动。

这时候时间来到了20世纪初,欧洲第二次工业革命已经接近大成,抢夺资源已经进入白热化。第二次工业革命呢最主要的贡献就是大规模生产技术的发展,而大规模生产技术的发展就需要从全球各地搜刮原材料来支撑,这中间就包括橡胶这种原材料。

提到橡胶就不得不提一个英国商人叫麦边。麦边本来是一个来上海淘金的小商人,开了一个叫兰格志的公司,经营一直不景气,他也郁闷了好几年,后来时间转眼来到了1907年全球的局势开始紧张了起来,麦边发现橡胶的需求与日俱增,就开始搞起了橡胶生意,果然这一做生意马上就红火起来了。

1900年上海橡胶股票案

兰格志公司股票

可惜麦边公司生意盘子小,增长再快规模也不大。于是,麦边就琢磨怎么多搞点本金快速扩大规模,后来有次坐车去英租界看到街上的报童叫卖,心生一计。麦边马上就开始行动,他开始在上海中英文报纸上大肆宣扬橡胶,鼓吹橡胶奇高的利润,谎称澳大利亚全岛都是橡胶树,诱骗人们来买他公司股权为他募集本金扩大再生产。

由于当时股票可以随意发行,也没有统一的市场买卖和监管,谁嗓子大能卖掉谁就有本事。所以,经过麦边这一波连环轰炸,果然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就入套了,这里边不仅有上海滩有钱人,也有老外入圈炒作,一些有钱人家的公馆小姐太太还瞒着老爷卖掉首饰去买股票。还有一些更有势力的富豪远渡伦敦去买橡胶股票,这些人在当时也算国内大能耐的人了。

炒到后来钱庄、票号、银行和一些做实业的公司就又参与进来了,比如像四川总督锡良筹备的川汉铁路也参与了,川汉铁路设计者就是小学课文中的詹天佑,而这条铁路也导致了后来著名的四川保路运动,进而引发了辛亥革命,可以说是一条影响中国历史进程的铁路。就这么一个背景下的铁路公司也参与炒作,当然说的这些运动都是后话,当时参与的时候还没发生,但是你可以想想这场炒作的影响有多大。

而其他的钱庄、票号、银行参与的模式跟晚清那场股灾的模式一模一样,就是一边借钱给别人炒一边自己也入场炒,那是一点都不吸取之前的教训呐。更有甚者,有人直接拿着支票去堵有股票的人门口,只要同意直接签支票。橡胶股票炒到这个程度,市场已经很热了,一些大玩家也开始抱团投机了。

这些大玩家就是上海洋行的一些大买办,有正元钱庄的陈逸卿、兆康钱庄的戴嘉宝、谦余钱庄的陆达生等人,他们联合其他钱庄开始抱团发行庄票募资,组成了一个超级橡胶投机集团炒作橡胶股票,开始巨额资金进入市场炒作,炒到什么程度呢?像前边提到的兰格志已经被炒高了几十倍。而麦边这些外国投机商也在这个过程中也不断地炒作攫取了巨额的利润。

时间一转眼到了1910年3、4月份的时候,橡胶已经被炒到非常离谱的程度了,而老奸巨猾的麦边在当年7月中旬秘密的卷款逃跑了,其他外商发现之后也嗅到了危险的信号纷纷抛售,外资银行开始停止收购橡胶股票。这一通操作下来,市场上流动性骤降,这个游戏玩不下去了。

兰格志从最高1675两一股的跌到了100两。很多公司的股票变成废纸,上边提到投机集团的钱庄开始破产。导致形成了系统性风险,买股票的破产了、贷款的破产了、钱庄破产了、实体经济也破产了,最终陷入了大混乱。

不过,这次股市跟晚清那次不一样的是,当时上海道台蔡乃煌出手救市了,而且效果还非常好,这应该是中国历史上能查到最早的政府救市的行为了。蔡乃煌先是与汇丰、麦加里、德华等9家外国银行签订“维持上海市面借款合同”,借款350万两白银;之后再紧急拨款官银300万两,一并存入两大巨头源丰润和义善源来平定市场情绪。经过蔡乃煌这一轮操作,橡胶风暴蔓延的趋势得到遏制。

1900年上海橡胶股票案

本来到这里为止,事情还在控制范围之内。结果清政府腐朽昏庸的体系开始作妖了,一些清朝官员上书弹劾蔡乃煌要求他收回存入源丰润和义善源的官款,蔡乃煌随后被罢官免职。紧接着风向急转而下源丰润倒台,其他大批钱庄也跟着倒闭,金融危机开始向全国蔓延。清政府这一番昏招之下直接导致了四川保路运动。

发表评论

评论已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