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特斯拉建厂股票(特斯拉上海建厂)

评论员:陶倩倩

特斯拉首座海外工程正式落户上海美国时间6月5日,特斯拉召开股东大会,会上CEO马斯克表示将在上海设立首座海外工厂,并将之命名为Dreadnought,将同时生产电池和组装车辆。

上海特斯拉建厂股票

特斯拉上海建厂符合预期。一方面,今年4月发改委取消了新能源汽车外资股比限制,为特斯拉在中国独资建厂扫清政策障碍。另一方面,我国新能源汽车发展迅速,现在已经是世界最大的新能源市场,中国建厂可免缴关税。2017年特斯拉在华销售额20.27亿美元,同比增长超90%,占到2017年全球销售份额近20%,而且数字不断在攀升,中国已成为特斯拉全球最重要的市场之一。今年5月10日,特斯拉在上海首次成立独资研发中心,预示着国产化进程逐步加速。

特斯拉建厂后有望扩产加速,利好锂电材料及其上下游产业链。新能源汽车电池作为核心零部件,占整车近50%的成本,特斯拉在华建厂首先利好我国锂电池相关行业。特斯拉建厂后,扩产进程加速,2019年突破50万台,2020年产量有望达到80万台,电量总需求超过50Gwh,正负极、电解液和隔膜也增长不少,详细测算结果如下表。

上海特斯拉建厂股票

特斯拉产量及相关产业链增量预测

我国锂电池企业产能、产量扩张迅速,竞争力强。2017 年全球动力电池企业销量前十名企业当中,中国企业就有7家,其中宁德时代超越松下,销量12Gwh,排名第一。产业链在全球范围内均有强竞争力,技术上不存在问题。

个股方面,国内已经打入特斯拉产业链的公司首先获益。已进入特斯拉产业链的公司率先受益。特斯拉国产化后,部分零部件国产化是必然趋势,已进入特斯拉供应链的优质零部件企业率先获益,比如:三花智控(热管理系统)、银轮股份(热管理系统)、旭升股份(铝压铸精密件)、保隆科技(TPMS)、广东鸿图(铝合金支架)、拓普集团(铝合金悬挂件)。

特斯拉、松下潜在产业链公司发展空间极大。建厂初期,特斯拉电池等相关零部件仍需从国外进口,随着产能逐步扩张,进口替代是必然趋势。目前特斯拉采用松下生产的动力电池,目前松下2017年动力电池出货量10Gwh,但外资电池厂商扩产慢,产能受限,特斯拉要想突破产能限制,采用中国锂电池供应商是必然的选择。锂电材料打入产业链需要认证,认证过程中会优先选择产品国际化程度高、最好是目前已经进入新能源相关外企产业链的企业。这些国产锂电材料龙头,将成为其特斯拉国产化后受益最大的环节。

这些公司包括:

正极材料

当升科技:特斯拉新能源汽车对于电池能量密度要求较高,目前使用的是松下NCA三元材料,中国建厂后可能沿用NCA,也可能选择高镍三元NCM811。作为高镍三元正极材料领军企业,NCM811已经实现量产,产能丰富,2018年底产能可达1.4万吨,NCA已研发成功,扩产进度有望加速。目前当升科技已经给特斯拉新能源发电和储能领域供货,特斯拉在中国建厂之后,电池中的正极材料国产化,当升科技将成为优先选择的企业。

负极材料

杉杉股份:负极龙头企业,动力电池所需的人造石墨产能、产量扩张迅速,负极产能6万吨,包头拥有10万吨负极扩产规划,预计2019年底完成。目前已进入CATL、三星SDI供应链。

隔膜

星源材质:行业内国际化最早最快的企业,LG主要供应商,已打入三星供应链。2017年海外营收占比37%,目标是 2020 年公司海外客户占比达到 70%,是国内最具国际视野的隔膜企业。公司产品国际竞争力强,LG作为第一大客户收入贡献超过30%。另外公司产线更新换代,生产成本下降明显,新建产线隔膜投资由6元/㎡下降到2.5元/㎡,隔膜成本下降比同行企业迅速。

电解液

新宙邦:公司是LG、三星、索尼和松下的重要供应商,即将在国外(波兰)直接设立生产基地配套国际动力电池巨头,将率先从新能源汽车国际化中受益。公司高镍三元电解液进步迅速,开发了LDY196型正极成膜添加剂,可抑制电解液在正极上的分解和锰、钴等金属离子的溶出,还可促进负极成膜,提高高温循环性能,并开发了两款高镍电解液。

发表评论

评论已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