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股票退市第一股(2020退市第一股诞生)

每经记者:孙嘉夏 实习记者:刘志成 每经编辑:卢九安

上海股票退市第一股

图片来源:摄图网

随着*ST保千(以下简称“保千里”600074,SH)一纸公告的发布,“2020退市第一股”的名号尘埃落定。

近日,*ST保千发布了《关于股票终止上市的公告》,该公告称其因连续三年净利润为负,上海证券交易所决定终止公司股票上市。

借壳上市时已开始造假

早在2014年5月27日,彼时深陷破产重组危机的原中达股份发布重组预案,以非公开发行股份的方式收购深圳市保千里电子有限公司100%股权,估值近30亿元,评估增值率高达1021.09%。尽管此次破产重组饱受利益输送的质疑,但在2015年保千里仍借壳成功,完成上市。

2015年和2016年,保千里在资本市场上还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原中达股份持续8年的亏损结束,公司净利润达到了3.7亿元和7.99亿元,股价也一路上扬。

但实际上,在保千里借壳上市之际,便已开始造假。据相关公告披露,在原中达股份重组之际,保千里通过伪造9份虚假协议,虚增2.73亿估值。

此外,保千里在借壳时,相关业绩承诺为2015年至2017年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83亿元、3.66亿元、4.44亿元,但实际上,保千里不但没有完成业绩承诺,更是为上市公司带来了巨额债务。2015年至2017年,保千里实现扣非净利润分别为4.37亿元,10.17亿元和42.82亿元。

上海股票退市第一股

保千里业绩承诺公告 截图

按照业绩补偿的相关约定,保千里的主要股东原应将所持有的13.6亿股股份作为上市公司的补偿,但却因为主要股东都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实控人失联无疾而终。

如今,保千里即将退市,更多的是由于前实控人在任期内采用自销自买、违规担保和对外投资等手段侵占了上市公司利益导致的。

实际控制人用多种手段掏空上市公司

在借壳上市之后,2015年至2017年9月期间,保千里实际控制人、时任保千里董事长庄敏以扶持小微企业为名,向共计20家关联企业展开“合作”。但庄敏实际上控制这些小微企业的经营和财务。借以投资名义,庄敏为这些小微企业注入资金,用于购买保千里的产品,实际上形成自销自买。

通过自销自买,保千里2015年度实现销售收入4.07亿元,相应利润1.57亿元,占当年净利润比重41.95%;2016年实现销售收入16.16亿元,相应利润7.1亿元,占当年净利润比重88.79%;2017年1至9月销售收入为13.86亿元,相应利润6.07亿元,占当期净利润比重150.39%。同时还埋下了的巨额的应收账款、预付账款、其他应收款三个科目的债务危机。

此外,前实控人庄敏还对下属子公司提供违规担保。2016年至2017年,庄敏主导上市公司子公司深圳市保千里电子有限公司、深圳市图雅丽特种技术有限公司在深圳南山宝生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和洛银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为12家企业共计12笔借款提供担保,金额总计7.05亿元。

庄敏担任上市公司董事长期间,还曾多次对外投资。任期内,庄敏共主导多次投资,耗资30亿元,仅有2次履行了完整的决策程序。而这些所投标的公司要么失联、要么经营不善,侵占了上市公司利益。

如今保千里的前实控人庄敏早已处于失联状态。

目前根据公开信息,公司报案称庄敏合计侵占上市公司约67亿元资金。根据保千里2019年年度报告显示,保千里总资产仅余6.22亿元,已然几乎被“掏空”。

上海股票退市第一股

保千里2019年年度报告截图

在保千里的对外宣传媒体账号上,仍陈列着前实控人庄敏同李开复座谈交流的文章,而如今,前实控人庄敏已失联,保千里也即将退市。

每日经济新闻

发表评论

评论已关闭。

相关文章